211世纪小说

首页 抗战之铁血东北军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抗战之铁血东北军 > 第八章会场风波

第八章会场风波

        “这消息怎么就准确了,我看不见得,日本人都驻扎东北这么多年了,没见过什么时候对我们东北军动手,别自己吓自己,搞个乌龙,我看你们怎么下的了台”穆纯昌冷嘲热讽道。

        一直旁观的李桂林开口道:“冯团长,你这消息从哪得来的,辅帅、少帅知道吗?”

        张廷言开口说道:“消息千真万确,是日军高层的一名参谋告诉我的,关东军将在没有大本营命令的情况下,对我们发动进攻”。

        张做舟一拍脑袋解释道:“张营长是辅帅家的七公子,在座有的同僚可能还没怎么见过,现在是公署卫队辎重营营长,年少有为”。

        众人本来是不信的,但一听张廷言的身份又有点将信将疑了。

        但也有头铁的,穆纯昌一脸不服的站了起来:“我不信,我要见参谋长,我要给辅帅汇报”。

        张廷言冷笑一声:“你要等日本人刀架你脖子上才信吗?”

        穆纯昌被怼的哑口无言,正要反驳,不过张廷言没打算给他这个机会,冲门外喊道:“王虎,把他给我带下去”。

        穆纯昌大喊道:“张廷言你敢,我当年参加直奉战争的时候,你小子还穿着开裆裤”。边说边被王虎带人架着拖出去了,还用毛巾把嘴堵上了。

        屋内众人看的目瞪口呆,张做舟赶忙劝道:“张老弟,此举是不是不太妥当,有什么话好好商量嘛”。

        张廷言按住枪套环顾四周愤怒的说道:“日本人进攻我们这消息千真万确,我们不做好准备,如何打退日军,我看我们东北军诸位将领是安逸惯了,连拿枪反击的勇气都没有了。如果东北在我们手上丢了,我们将是历史的罪人,我们能对得起东北的父老乡亲吗?”

        众人一时间都无言反驳,冯沾海赶忙打圆场解释道:“廷言情绪可能有些激动了,不过日本人进攻的消息也是准确的,大家请看地图”。

        冯占海用指挥棒指着墙上的地图,地图是下午他们三人重新进行标记过得,地图上清晰的标注着中日双方兵力布置,和日军进攻方向,我军防守反击方向,众人的目光一下被吸引过来。

        冯沾海接着解释道:“据我们得到的消息,日军至少动用一个联队的兵力来进攻长春,将分两路进攻,一路进攻南岭,一路进攻宽城子。我们探知日军主力可能为离我们最近的第三旅团第四联队,并不满编只有两个大队,总兵力不超过2500人”。

        “而我方有李旅长的23旅、张旅长的25旅、炮10团、任团长的骑兵50团、张营长的辎重营、卫队团,总兵力近两万人,都是我东北军的精锐,孙子兵法有云,十则围之,这次我军近十倍于日军,只要那帮狗日的敢来,就别想活着回去”。

        与会众人先是被冯沾海的气势所震慑,又细想了下,这次日军如果真按照情报中所说的布置来偷袭,我方胜算要大。

        张做舟略带疑惑的问道:“冯老弟,就算你说的对,那我们这么多人,怎么打怎么说也得有个作战计划吧,得分清主次,不能一窝蜂全上”。

        冯沾海微笑着回道:“张旅长我们已经制定好作战计划,诸位请看,日军分两路进攻,25旅威胁较大,日军主力应该会在宽城子方向。我军可分两路阻击,南岭方向我军集中670团、辎重营、卫队团,力争包围歼灭或者击溃来犯日军,而后与炮兵团集结,增援宽城子,从后路包抄日军”。

        “宽城子方向由张旅长的25旅为主力,牵制住来犯日军,等670团、辎重营、卫队团包抄到位,而后向日军发起反攻,炮兵团的36门火炮将为我们提供火力支援”。

        “那我们23旅和任团长的骑兵团,冯团长打算怎么安排我们?”李桂林略显阴阳怪气的问道。

        “李旅长的23旅和任团长的骑兵团负责阻击日军援兵,长春这里一交火,请李旅长率领贵部占领公主岭,切断日军增援路线,任团长的骑兵团分成小股部队,破坏沿线铁路,迟滞日军”。

        “另外熙参谋长有令,成立前敌指挥部,对外称东北军演习,以张旅长为总指挥,李旅长和鄙人为副总指挥,张营长为参谋长,统一指挥23旅、25旅、骑兵团、炮兵团、辎重营,各部队做好应战准备。总指挥部设在宽城子,张旅长指挥25旅负责宽城子方向战役,李旅长指挥23旅和任团长的骑兵团负责公主岭方向的战役,我和张营长指挥卫队团、炮兵团、辎重营负责南岭方向的战役。如果日军来袭,各部队按照计划进行反击,若消息有误,我等自会在辅帅、少帅面前负荆请罪”冯沾海解释道。

        “冯老弟,这总指挥一职不知是熙参谋长亲自任命的还是你们几位自己私下商议的,我能力有限啊,怕不能胜任此位”张做舟推脱道。

        冯沾海一遍抚摸着手里的指挥棒,一遍开口说道:“张旅长在座的诸位,也就老哥你资历最老、军功最显赫,再着命令也是熙参谋长下的,我难道还敢假传命令不成”。

        “冯团长,我想你也应该知道军中假传命令是什么后果,难道你想当第二个郭讼龄吗?”李桂林冷声问道。

        “张旅长、李旅长事权从急,若两位觉得我们所说为虚的话,我愿意留下字据,一人承担这个责任”张廷言从旁插嘴说道。

        众人顿时陷入沉默,张做舟只好打着哈哈说道:“廷言,不是我们这帮弟兄不信任你们,这事太大了,我怕事后你们也担待不起”。

        “张旅长,我拿我的身家性命担保能担待起吗?”张廷言咬牙说道。

        “这,不至于,不至于”张作舟尴尬的劝道。

        张廷言的红着眼睛注视着众人,拔出手枪顶在太阳穴处吼道:“诸位做个见证,如果今晚日军不来进攻,那么我就将与诸位一起前去见辅帅和少帅,当堂自决,但如果今晚日军进攻,而在座诸位有人阳奉阴违没有按照战前计划行动,那么我张某人的这把枪可不认人”。

        【作者题外话】:喜欢本书的读者请多提提意见,新人第一次写书,有银票的可以投投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