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抗战之铁血东北军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抗战之铁血东北军 > 第七章扣押熙洽

第七章扣押熙洽

        郑添河没想到张廷言会说出这样一番话,顿时心生敬佩劝慰道:“放心吧廷言,这菜是我们团里自己小金库里出的,团里冯团长禁止克扣官兵伙食”。

        张廷言也不好再说什么,两人很快吃完,泡上茶又开始天南地北的闲聊。

        聊到下午约莫两三点左右,一名士兵从外面跑进来喊道:“报告副团长,团长回来了”。

        郑添河和张廷言赶忙起身走向门口,刚到门口就见一行人迎面而来,为首者是一位年近五旬的方脸中将军衔的汉子,冯沾海陪在身旁。

        郑添河赶忙敬礼:“熙参谋长好”。

        熙洽停下边打量着郑张二人边说:“郑副团长你身边这位是张营长吧?”

        边上的冯沾海抢在前面答道:“参谋长这位就是公署卫队辎重营营长张廷言,是辅帅的七公子”。

        熙洽望着年轻朝气的张廷言笑着说道:“早就对你有所耳闻,今日一见,方知虎父无犬子”。

        众人都附和着笑了起来,张廷言虽然心中厌恶熙洽,但也不得不扯出个不怎么难看的微笑应付着。

        一行人入正堂落座后,熙洽问了问冯沾海队伍开拔前的准备情况,而后熙洽便入后院休息。

        冯沾海这才有空和张廷言聊几句,“熙洽带了多少人”张廷言问道。

        冯沾海坐下揉着太阳穴说道:“就带了一个警卫排还有一个随身副官,廷言下次干这种事可别再找我了,这一路上我可是胆战心惊的”。

        张廷言也知这种事就算是换他来做也照样提心吊胆的,连忙安慰到:“沾海哥只要熙洽一到,我们就相当于成功了一半,你是我们大功臣”。

        冯沾海摇头扶额笑着说道:“廷言,你就别吹捧我了,还是商量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办吧”。

        张廷言边踱步便开口说道:“我们直接和熙洽摊牌,他要是合作还好说,不合作就直接软禁,然后以他的名义命令23旅、25旅、炮兵团的长官前来开会,会场上我们直接挑明日军进攻这件事,配合的签字画押,不配合的一律软禁”。

        冯沾海仔细琢磨琢磨张廷言所说的,暂时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只能先按照张廷言计划的做。

        屋内的熙洽刚坐下没多久,正打算看看今日的报纸,结果门一下被推开,冯沾海和张廷言带着人闯了进来。

        熙洽被吓了一跳,站起身来质问道:“冯团长、张营长二位是何意思,难不成是要兵变吗?”

        冯沾海说道:“参谋长不是我们想要兵变,而是我们得到消息,日本人今晚进攻我们东北军,职部请求参谋长带领我等一起抵抗”。

        熙洽先是大吃一惊,而后勃然大怒:“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哪儿来的消息?”

        张廷言上前一步冷笑着说道:“熙洽,这消息是从我这来的,消息绝对准确,就是从日本高层那得来的,怎么当惯了日本人的狗,现在日本人打你,你难道连还手的勇气都没有吗?”

        熙洽被气得七窍生烟,指着张廷言骂道:“张廷言就是你父亲也不敢和我这么说话,我看你是跋扈惯了,我今天要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张廷言冷眼看着熙洽气急败坏的样子,冯沾海对身边的人吩咐道:“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命令这里不允许任何人进出”。

        说完赶忙将张廷言拽了出来,冯沾海也不知道张廷言怎么见了熙洽像见仇人一样。

        被拽出来后张廷言稍微冷静了一点,冯沾海问道:“廷言,现在熙洽已经被我们控制住了,现在就按照之前的计划,通知张做舟、李桂林、穆纯昌、任玉山前来开会”。

        张廷言点点头回应道:“确实可以让他们来了,再晚的话我怕时间来不及”。

        冯沾海转身过去安排通讯兵,张廷言转头看了眼身后软禁熙洽的屋子,熙洽必须死,留着始终是个隐患,不过要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处理他。

        不一会儿冯沾海和郑添河联玦而来,郑添河脸上依然挂着难以置信的表情,见到张廷言赶忙问道:“廷言,沾海说的是真的吗?”

        张廷言淡淡的点了点头,郑添河看着两人淡定的表情,也知两人早已定计,长叹一口气:“我就舍命陪二位吧”。

        三人只能在静静等着,不大一会儿,就有士兵进来通报25旅旅长张做舟已到门口,三人赶紧到门口迎接。

        当张做舟得知张廷言是辅帅的七公子,脸上的笑容更盛了,连夸了张廷言好几句,张廷言连道不敢当。

        “不知熙参谋长在何处,应当先拜会参谋长”张做舟问道。

        “熙参谋长身体有点不适,还在后院休息,他吩咐等人到齐了再喊他”冯沾海解释道。

        几人进屋落座后,闲聊起来,李桂林、穆纯昌、任玉山也陆续到了,张廷言打量着众人,李桂林身材高瘦,但是整个人看起来有点深沉,笑起来皮笑肉不笑,给人一种阴冷感。穆纯昌皮肤白净手上从进来一直带着白手套,和周围的军官显得格格不入,脸带傲色。任玉山估摸着和郑添河年龄相仿,腿有点稍微罗圈,看样子也是久经战事的老戎武。

        张做舟看人基本都到齐了,开口提醒道:“冯老弟,你看我们都到齐,是不是去请熙参谋长来”。

        冯沾海笑呵呵的起身说;“我这就去请熙参谋长”。转身往后院而去。

        不一会边从后院返回,“大家稍等片刻,熙参谋长身体抱恙,参谋长安排让我代为主持,今天这个会议是个秘密会议,无关人都回避”冯沾海说道。

        等到屋内只剩下这几位主要军官的时候,冯沾海开口说道:“今天召集诸位开会,是我们收到消息,日本人要对我们动手了”。

        会场顿时像捅了马蜂窝一样,张做舟最先反应过来,赶忙问道:“冯老弟,军中无戏言,这消息可准确,熙参谋长知道这事吗?”

        冯沾海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消息准确,时间就是今晚,熙参谋长也知道,一时间有点接受不了,一直把自己关在后院,刚才我进去看熙参谋长精神状态有点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