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抗战之铁血东北军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抗战之铁血东北军 > 第六百七十三章发现敌踪

第六百七十三章发现敌踪

        “执行命令”那名班长低声呵斥道。

        那名年龄小点的战士还想再说什么,正好看到班长坚定的眼神,将嘴里的话咽了回去。

        那名小战士慢慢朝回爬,正搜索前进的日军分队没料到自己前面不远处竟然爬着两个人,在雪地上大摇大摆地前进。

        “砰”的一声枪响,打破了寂静,栖息在一棵掉光了叶子,只露出枯枝的树上的乌鸦听到枪声后扑扇着翅膀呱呱的叫着飞走。

        搜索前进的日军分队全员趴伏在雪地上端着手中的38式步枪警惕地望着周围。

        带队的日军曹长,瞪着一双小眼睛,视线在前面一大片雪地内来回扫视,企图找出开枪的地方。

        “砰”枪声再次响起,一发子弹射中正在观察的日军曹长面前,射进土里的子弹掀起残雪扑打到日军曹长脸上。

        日军曹长惊恐地将在脸上的雪清理干净,对面在射击时,再抬高一公分恐怕自己就会变成一具尸体。

        但枪声还是暴露了那位班长的位置,正趴伏在雪地上的其他日军还是注意到了他。

        “南の面,に火をつける”(南面,开火)有日军注意到刚才开火的位置连忙喊道。

        那位班长见位置暴露迅速起身,拎着步枪弯着腰快速向前面一棵大树运动。

        整个分队的日军此时注意力都在这位班长身上,乘着日军不注意那名小战士已经爬到很远,一咕噜站起来朝屯内冲去。

        枪声一响也让范家子屯内的袁生文心中一惊,“快去看看前面什么情况”他对身边正警惕地望着四周的警卫连长吩咐道。

        警卫连长掏出驳壳枪领着一个排的战士往外奔去,刚到村口便遇到从日军眼皮底下逃进来的小战士。

        “连长,我和班长遇到了十几名鬼子,班长拖住他们让我进来报信,你们快去救救班长”那名小战士焦急的说道。

        “你不要急,小李你领着他去见师长,其他人跟我来”警卫连长说完后领着一个排的战士增援上去。

        就在那名抗日军班长就要接近大树时,日军一发子弹击中他右腿大腿,子弹直接在大腿上穿了个眼,那名班长一头栽倒在地上,顺势一滚,滚到大树后面。

        日军曹长一挥手一个分队的日军以三人为一小组用火力压制躲在大树后面的那名班长,逐渐朝大树接近。

        日军射出的子弹将树干打的木茬飞溅,日军火力虽猛,但并没有将这位抗日军班长置于死地的意思,看样子是想活捉他。

        见日军逐渐逼近,躲在树后的那名班长将身上的手榴弹扎成一捆绑在腰间,左手手指扣住导火索,只等日军上来他就拉燃引线。

        眼瞅着日军越来越近,他甚至能听到日军皮靴踩在积雪上发出的咯吱声。

        “哒哒哒,哒哒哒”突然后面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有冲锋枪、步枪、驳壳枪,警卫连长率领一个排正好赶到。

        这个分队的日军将注意力都集中在树后那名抗日军班长身上,哪能料到身后会突然冒出这么多人,猝不及防之下,被抗日军战士从后面将他们全部打死。

        “连长”见连长亲自带人将自己救下,那名抗日军班长激动的挣扎着站起来。

        “好样的,没给我们警卫连丢脸”警卫连长高兴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派人将他抬了回去。

        “日军第7师团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们不是在傅家屯吗”袁生文拿着刚从日军尸体上搜集到的证件疑惑的说道。

        “难道是第7师团向南派出的警戒部队,可这距离有些太远了”参谋长范正和也直犯嘀咕。

        “师长,三团先头部队赶到了”一名参谋急匆匆的过来说道。

        “让三团赶紧派侦察部队前出侦查”袁生文连忙吩咐道。

        原来是袁生文和第四师师部坐着爬梨赶路,速度要比后面的部队快,先一步赶到范家子屯,等他在范家子屯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后续部队才陆续赶到。

        很快三团侦察连带回来的消息让第四师师部众人心头蒙上一层阴影,侦察连在距离范家子屯约10公里远的地方发现日军,人数至少有一个联队。

        袁生文知道自己担负着增援傅家屯的任务,眼下傅家屯只有骑一师一支部队防守,如果第四师在这里遭到日军阻击,防守傅家屯的骑一师可就危险了。

        袁生文不知道此时傅家屯骑一师阵地此时已经陷入危机,日军第26联队联队长彬原文章在估算出己方战机抵达自己头顶的时间后。

        他指挥部队对骑一师一团阵地发动佯攻,不明所以的一团战士们果然中了彬原文章的奸计,战士们进入前沿阵地正要准备抵挡日军进攻时,日军轰炸机正好飞临头顶。

        日军87式轻暴击机,每架飞机携带有两枚重达250公斤的炸弹,日军飞行员熟练的将机腹下的炸弹扔到一团阵地上。

        一团阵地上共落下了24枚重达250公斤的炸弹,一时间一团阵地上山崩地裂、地动山摇。

        原本垒的结实的重机枪掩体也在剧烈的爆炸中如同风吹纸盒子一般被掀开,一团长万成文感觉到自己的胸腔如同被人连捶数拳一样,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剧烈的爆炸后,抗日军一团阵地上遍布弹坑,整块阵地如同一块被扯烂的棉被一样,被炸起的泥土所覆盖的积雪像极了露出来的棉花。

        一团阵地上一片死寂,只有在刚才爆炸中被引燃的木头散落在阵地上冒着青烟。

        一团二营营长余奇水挣扎这从泥堆里爬起来,“还有活着的弟兄们吱个声,炮声停了小鬼子应该就要上来了”余奇水感到一阵眩晕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

        阵地上还幸存的战士强忍着爆炸后带来身体上的不适,抄起武器做好战斗准备。

        彬原文章望着日军战机轰炸后的抗日军阵地得意的对身边军官说道:“对面就是块钢铁在皇军这么猛烈的轰炸中也会化为铁水。”

        一团长万成文见此情形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预备队一营投入战斗,万成文一直将最精锐的一营放在手中充当预备队,哪怕前线再吃紧他也没将预备队投入。

        现在经过日机一番轰炸后,前沿阵地抗日军阵亡高达三分之二,若再不投入预备队,前沿阵地就要落入日军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