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抗战之铁血东北军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抗战之铁血东北军 > 第六百七十章傅家屯攻防战

第六百七十章傅家屯攻防战

        傅家屯位于四兆铁路线上,铁路穿屯而过,驻守傅家屯的是骑一师二团,骑一师一团驻守在傅家屯北韩家窝棚,三团驻守在傅家屯西面新发堡子。

        要想拿下傅家屯就必须要先攻下韩家窝棚和新发堡子,进攻傅家屯的是关东军第13旅团,旅团长青山大作以第25联队由北向南进攻韩家窝棚,第26联队由西向东进攻新发堡子。

        新发堡子骑一师三团阵地上,战士们都躲在战壕内,是不是有些胆大的战士伸头出去看不远处日军正在构筑阵地。

        “班长你看那是什么”战壕内一名新战士惊恐地指着对面日军空中升起来的一个巨大物体,抗日军战士大多数出身贫寒,不少人都是文盲,没见过日军的观测气球。

        “那是小鬼子的观测气球,就像咱们中国的大风筝一样,专门给小鬼子炮兵指引方向”班长抬头瞄了一眼天空解释道。

        这时候侵华日军所使用的气球是系留气球,这在欧洲已经算是老古董了,很容易被飞机打下来,可中国军队缺乏制空权,只能任由日军观测气球在空中停留。

        日军这类系留气球可以悬停在空中,全方位观察目标,借助观测仪器最远可发现20公里以外的目标,气球上还连接这电话线,可以随时联系地面,不像飞机需要将情报带回再转给前线部队省去中转时间,保证情报的时效性。

        不过日军的观测气球也并不是没有缺点,观测气球的系留车就重达5吨,系留绳多达10多条,需要40多个士兵操作,还要在平坦地形施展,这也是为什么在华北、华东战场日军观测气球出现较多,随着日军将战线推到中国腹地,复杂的地形让日军最后渐渐放弃了观测气球。

        三团长宋正信看到日军阵地上升起的炮兵观测气球见感到头疼,他是知道小鬼子观测气球的厉害之处,有观测气球校准的日军炮兵准到离谱。

        “命令前沿阵地除留部分警戒人员,其他人全部撤到第二道阵地,小鬼子的炮火应该马上就来了”宋正信对身边的参谋说道。

        话音刚落对面日军阵地打来一发炮弹,宋正信知道这是小鬼子炮兵的试射,等小鬼子调整好发射角度后,炮弹就会像雨点一般砸过来。

        果然前沿阵地上的战士们刚撤下来,日军的炮弹接踵而至,朝抗日军阵地开火的是炮兵第7联队,后来爆发的二二六兵变之中就有炮兵第7联队军官参与。

        第7炮兵联队装备有36门改38式野炮,该炮是改良炮架的38式75毫米野炮,将射程最高提到11500米,弹丸重量达13斤,只是该火炮生产成本要比38式75毫米野炮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以后,日军便很少生产这种类火炮。

        炮兵第7联队联队长田口凌真在日军观察哨内看到对面抗日军阵地被日军炮火覆盖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彬原君,你觉得在这么猛烈的炮火下对面抗日军还能存活吗?”田口凌真向站在自己身边的第26联队联队长彬原文章问道。

        “田口君,对面是一般的中国军队,我可以确信对面肯定抵挡不住皇军如此猛烈的炮击,课可对面是抗日军,以我和抗日军交手的经历来看抗日军可不会这么容易屈服崩溃。

        第7师团炮兵第7联队刚从国内调到东北还没有和抗日军交过手,并不知道抗日军的底细,田口凌真在国内的时候就听说过抗日军的数道传闻,当他来到满洲之后,他发现自己身边的同僚也都对抗日军又敬又恨,他一直期待和抗日军交手。

        田口凌真对彬原文章的话将信将疑,炮兵第7联队对骑兵第一师三团的阵地持续炮击了约半个小时,在他看来对面抗日军阵地上就是藏的老鼠也挨了己方一发炮弹。

        炮火还没有结束,日军第26联队就在对正面抗日军骑一师三团阵地发起进攻,三团共三个骑兵营,每个骑兵营只有两个骑兵连,满打满算只有一千多人,手中的重武器就是两挺1919式勃朗宁重机枪,全团连迫击炮都没有装备,这与三团多执行绕后袭击敌人后路,少参与攻坚有关。

        重机枪射程远、转移慢,三团就将手中重机枪放在第二道防线上,将团里的轻机枪放在第一道防线上。

        这一时期日军步兵无论是技战术水平还是兵员素质放眼整个亚洲毫无敌手,日本士兵每年要射击1800发子弹,这些日军士兵都是用子弹喂出来的。

        日军第26联队先派出一个大队的兵力朝三团第一道阵地发起进攻,负责进攻的大队沿宽约三公里的阵地排成散兵线攻击前进。

        抗日军前沿阵地指挥部内宋正信见日军炮火逐渐减弱,知道日军步兵就要发起进攻,他在望远镜了看到之前躲到第二道阵地上的抗日军战士已经在军官的带领下沿交通壕进入第一道防线。

        三团第一道防线上指挥官是一营长田子平,他看到进攻的日军穿的厚重、弯着腰,不断向接近,日军士兵个子本就矮又弯着腰,像极了一只只野猪。

        当日军接近一百米时田子平还没有下令开枪,整个阵地上只能听见风声和日军士兵踩雪的沙沙声,抗日军战士们不少人紧张的手心出汗,少数新兵紧张的浑身发抖。

        “打”田子平一声令下,原本平静的抗日军阵地此时像一头张开血盆大口的鲨鱼,阵地上的抗日军战士用各式武器对着进攻日军开火。

        正在小心翼翼前进的日军虽有防备还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几十名日军被子弹击中,有十几人被击中要害当场毙命,剩余的受伤躺在雪地上哀嚎着,如果不将他们救回去,要不了两个小时他们就会因为气温过低,体内失温被冻死。

        后方日军重机枪和掷弹筒见抗日军将正进攻的关东军压制住,便开始地朝抗日军阵地开火,日军重机枪手准头极高,一名抗日军战士扔手榴弹的时候,将半个身子漏出来,就被日军重机枪手一个短点射击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