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抗战之铁血东北军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抗战之铁血东北军 > 第五百六十四章刀刃向内

第五百六十四章刀刃向内

        天黑以后温度逐渐降低,楚元冬将快烧到手指的烟蒂扔掉,一头坐起来,沿着战壕巡视。

        随着抗日军与关东军不断交手双方对各自的战术及能力都有了较深的了解,关东军也学会了夜战,经常乘着夜色偷袭抗日军阵地,抗日军也在吃了几次亏之后逐渐重视起来。

        战士们正三五成群的待在一起吃晚饭,白天的时候日军第27旅团的进攻一直没有间断过,一团的战士们一直在抵挡日军进攻根本没有时间吃饭。

        楚元冬巡视到一营时,一营长苦着脸对楚元冬抱怨道:“团长,我们的援军什么时候能到,就今天一天我们营已经伤亡三分之一。”

        楚元冬知道一营作为一团最精锐的营,今天一直顶着最前面,遭受如此惨重的损失可见对面日军攻势之迅猛。

        “一营长,这仗才打一天你就和我叫苦,你要是怕伤亡太重,你们营下我换三营上来”楚元冬用上激将法。

        一营长果然吃这套,咬牙说道:“团长,我们营能顶得住保证人在阵地在,就是团长你得给我们补充些手榴弹,还有重机枪。”

        “嘿你这兔崽子真会做买卖,我刚要你坚守住阵地,你转头就要问我要这要哪,说吧要多少”楚元冬虽然嘴上骂着但还是答应一营长给他支援,一营长见有戏眉开眼笑地说道:“手榴弹六十箱,重机枪两挺。”

        “你他娘的当我是土财主,六十箱手榴弹亏你小子想的出来,给你了其他两个营怎么办,四十箱手榴弹,一挺重机枪,一挺轻机枪,爱要不要,不要滚蛋”楚元冬骂道。

        “要,怎么能不要呢,谢谢团长开恩”一营长嬉皮笑脸地说道,四十箱手榴弹加上自己营里还剩的二十箱手榴弹,一共六十箱手榴弹,按照一箱手榴弹30枚,也有1800枚手榴弹,平均到每名战士头上至少每人能分到5枚,有这批手榴弹一营明天守住阵地不成问题。

        憩庐内,常凯申的书房仍然亮着,“这帮背信弃义的日本鬼子”常凯申一拍桌子骂道。

        原来是冈村宁次起初与常凯申约定只要能将张廷言困在南京,就答应将杭州租界还给中方,可常凯申并没有将张廷言困住,冈村宁次自然不愿意履行承诺。

        “委员长,关东军此番声势浩大,大有将抗日军一口吃掉的打算”杨永泰说道。

        “畅卿,你觉得抗日军能守得住吗?”常凯申问道。

        “委员长,从目前的态势来看,抗日军的胜算不大,从我方这次获得的情报来看,关东军几乎将长城一线的军队全部调到关外与抗日军作战”杨永泰抚须说道。

        “这么说我方长城一线压力大减,驻守长城一线和平津附近的国军就能腾出手来南下参与清剿江西匪患”常凯申听后眼前一亮。

        杨永泰也没想到常凯申思维跳跃的如此之快,很快就想到关东军集中兵力进攻抗日军的话,长城一线中方暂时不用担心日方会对自己发起进攻,可将长城沿线兵力南调进攻江西方面,看得出常凯申对江西方面深恶痛绝。

        “九一八事变时,他们趁着国府被日本人吸引住注意力,在江西大肆扩展地盘,一度逼近南昌,等到了一二八事变的时候,他们又口口声声喊着抗日军,却暗中一直扩展地盘,势力范围都到了湘、鄂、皖一带,我们要不对他们进行遏制他们,武汉、南京早晚也是他们的”常凯申越说越生气。

        “委员长息怒,何司令这次可是集中了30个师、2个旅、2个航空队,共计15万人,陆空配合清剿他们不成问题”杨永泰说道。

        “江西匪军必须要彻底清剿干净,明朝不是亡于关外的满清,而是亡于李自成,我们要以史为鉴,我国民党和南京国民政府绝对不能走明朝败亡的老路”常凯申激动地起身说道。

        “委员长,我们将长城一线中央军调回来进攻江西方面会不会招致全国非议,说我们对抗日军见死不救”陈臣忍不住说道。

        “辞修,你多虑了,什么时候国府的决定需要他们说三道四了,再说不是还有东北军吗,让他们也抽调部队一起南下参与进攻,要是有人骂,就让他们先骂东北军去好了”常凯申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想法让东北军也一起行动,骂的话大多数人也会只骂东北军。

        陈臣见状将打算劝常凯申与抗日军合作一起抗日的话吞进肚子里,别看之前张廷言来南京时,常凯申表现的对他有多亲近,到了权衡利益的时候,常凯申直接就将张廷言卖了,这就是政治,充斥着虚伪与肮脏。

        “少帅,南京方面这是要把我们当刀使”何国柱放下电报气愤地说道。

        “让我们南下,可又不给我们调拨粮草弹药,摆明了是想削弱我们”王一哲也接着说道。

        “现在我们寄人篱下,处处受制于人,我们还有反抗的资本吗,只能是他们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得做什么”张雪良沮丧地说道。

        自从丢失东北以后,他和东北军过得如同丧家之犬,张雪良每每想到这里,就心里发苦。

        “少帅,这次他们要调我们第57军和第67军南下,这两个军可是我们东北军的老家底”何国柱抱怨道。

        “委员长任命我为为鄂豫皖3省剿匪副总司令,我总不能空着手去上任吧”张雪良无奈的说道。

        他也知道这是常凯申是想借江西方面削弱东北军,可是自己和东北军现在哪有资本和常凯申讲条件,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王一哲用眼神示意何国柱不要再劝,两人相视一眼默默退出去,“何老弟,这次南下我们东北军又要背上内战的骂名了”一出门王一哲叹气道。

        “我们东北军背的骂名还少吗”何国柱愤懑地说道。

        两人虽为张雪亮心腹,可对近来少帅的表现并不满意,接连丢失东北、热河、冀东,东北军内部反对之声甚嚣尘上。尤其是基层官兵,多次围堵少帅府邸,想要让少帅领着自己打回关外。

        少帅似乎自己已经丧失打回关外的信心,多次萌生放弃东北军权,想要解甲归田的想法,咋一众心腹的苦劝之下才打消了这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