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抗战之铁血东北军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抗战之铁血东北军 > 第四章说服沾海

第四章说服沾海

        张廷言拦住一位正在指挥队伍搬运的上尉说道:“我是边防军公署辎重营营长张廷言,你们冯团长在哪,带我去见他”。

        那名上尉见是位中校赶忙敬礼说道:“报告长官,我们冯团长就在后面院内,我这就带您去”。

        张廷言跟着这名上尉来到院门口,这名上尉上前给门口卫兵交谈几句后,卫兵立即跑进院内通报。

        那名上尉转身笑着对张廷言说:“卫兵这就去通传,请张长官稍等片刻”。

        张廷言点点头,便同这名上尉交谈起来,这才知道他是卫队团重机枪连连长,名字叫卫善文,两人一时间还聊得非常起劲。

        两人正聊着,只见从院门口涌出,为首者是一个浓眉方脸约30多岁的男子,张廷言想起这位就是卫队团团长冯沾海。

        冯沾海接到卫兵报告时,并不知是张廷言,出来后看见是张廷言大吃了一惊,赶忙上前问道:“廷言你不是回锦州奔丧了吗,怎么突然回来了,出什么事了?”

        张廷言扶了一下军帽解释道:“沾海哥,我是和家里闹矛盾,所以就提前回来了,正好路上遇到点事,得找你帮忙,救过来了”。

        冯占海闻言舒了一口气说道:“先进来坐坐,咱兄弟俩还说什么帮不帮忙的话,有事你说就行,只要我办得到”。

        张廷言边同冯占海一起往院内走去,边走边问道:“沾海哥,我听说你们要调防永吉,怎么今天就要出发吗?”

        冯占海知道虽然张廷言的辎重营也属于吉林边防军公署,但是基本上算是张家的私人卫队,不按照东北军正常军事调动来,所以有些军事行动不会通知到辎重营。

        冯占海解释道:“这是最近一次大规模换防,卫队团由长春调往永吉,25旅由永吉调往长春,23旅进驻通伊,现在25旅和23旅已经到位了,就差我们卫队团没有到位了,参谋长都亲自来长春督促了”。

        张廷言听到冯沾海提到了参谋长来长春,推测应该就是熙洽了,九一八事变后就是因为他下令的吉林东北军不得抵抗,让日军没怎么遭受抵抗就占领了吉林全境,后面还投敌卖国当了汉奸,成为伪满洲国财政部总长。

        张廷言原本以为熙洽在永吉,没想不到这狗贼竟然正好来了长春。张廷言顿时心生一计,正好将他控制住,以他的名义指挥吉林东北军更稳妥。

        张冯两人进入正堂落座后,冯占海开口问道:“廷言,你刚才说有事找我,到底是什么事呢?”

        张廷言看看四周,离他们最近的卫兵也在门口,边起身走到冯占海身前说道:“日本人要对我们东北军动手了,就在明晚”。

        冯沾海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正要发问,赶忙看了看四周,起身压低声音问道:“廷言,这消息哪来的,是否准确,辅帅、少帅知道吗?”

        张廷言直视着冯沾海的疑惑的眼神说道:“消息准确”。并将自己编的理由又说了一遍。

        冯沾海被这个消息震惊到,他知道张廷言虽然看着是个纨绔子弟,但并不是那种信口开河的人,他本人的军事素质也是不错的,这个消息应该准确。

        冯沾海赶忙催促道:“廷言,这消息我们得赶紧报告给辅帅和少帅,我们东北军好做准备”。

        张廷言轻叹一口气摇摇头说道:“沾海哥时间根本来不及,即使我们现在上报了,他们那边也要核实,核实后再调动,日军早都打过来了,况且他们信不信我们还两说呢”。

        冯沾海也觉得有理,皱着眉头思考片刻,说道:“那我们去找熙参谋长吧,他正好在长春,他能主持大局”。

        张廷言冷笑着说:“熙参谋长恐怕早就身在曹营心在汉了,屁股坐着我们东北军的位置,实际上就是一个日本人的狗腿子,他还在做复清的美梦,,巴不得日本人占领东北”。

        冯沾海从听说日本人要进攻的消息后,一直处于震惊状态,现在又听张廷言这么说,顿时也有点不知所措了,赶忙劝道:“廷言,你说熙参谋长的这话可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不然我怕他暗地里报复你”。

        张廷言嗤笑道:“我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正好他来长春了,省的我跑一趟永吉去收拾他”。

        冯沾海一脸无奈的看着张廷言,要是换做其他人说这话,冯沾海早就让人把他看押了,张廷言说这话的时候又不像是个纨绔子弟说的,冯沾海一时间也有点不知所措了。

        张廷言看出自己的话对冯沾海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宽慰道:“沾海哥你放心吧后果我一人承担,不会牵连其他人”。

        “那廷言你说的日本人要进攻我们,我们不上报,你打算怎么办”冯沾海接着问道。

        张廷言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冯沾海,冯沾海听完,眉头皱的更紧了,计划并不复杂可是实施起来有多困难,冯沾海用脚指头都能想到。

        张廷言见冯沾海愁眉苦脸,奋声说道:“沾海哥,如果现在日本人打过来,你认为真正能拿枪抵抗的是谁,是那些已经享福惯了,胆小怕事的元老们还是我们这些一腔热血的青年军官,而南京政府那帮人正巴不得我们东北军实力被削弱,他们根本不会在意我们东北军和东北人民的死活,我们能靠的只有自己和自己手里的枪”。

        冯沾海本来就是个热血汉子,又被张廷言的话所打动,咬牙说道:“你说的有道理,那我就陪廷言你疯狂一把,不过你刚才提到的控制熙洽和联络25旅、23旅还需详细计划,不然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误了大事。”

        张廷言闻言欣喜不已笑着说道:“我本来过来就是找沾海哥你来商量的,我这人你让我上战场杀敌,我绝不含糊,让我干这种特工的活,着实有点费劲”,

        冯沾海也被张廷言的话逗乐,笑着说:“我这粗人那懂这些啊,无非就是比你早从军几年,和他们接触的比较多一点,更了解他们,23旅旅长李桂林和25旅旅长张作舟都是辅帅一手提拔上来的,说服他二人应该不难,但是如何控制熙洽这不好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