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抗战之铁血东北军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抗战之铁血东北军 > 第二章返回营地

第二章返回营地

        当张廷言一行人快到营部门口的时候,站岗的哨兵看见后,赶紧回营里报告。

        等到他们到门口的时候只见一位三十出头少校军衔为首的军官带领几位军官在门口等着,张廷言看着眼前的这位少校军官,想起来这位少校军官正是自己的副营长赵中锴,和自己都是东北讲武堂毕业,不过赵中锴是第七期,也曾参加过中东路事变,算的上作战经验丰富。

        看到张廷言过来,赵中锴迎了上来,张廷言边下马,边听到赵中锴问道:“廷言,这是有什么急事吗,现在老爷子头七都还没过,您就来了”。

        张廷言看着赵中锴,不禁感叹真是帅哥一名,别说放民国,就是放现代那也是秒杀一大堆小鲜肉,俊脸剑眉,既有军人的英气又有书生的文气。

        王虎看见自己营长有点发愣,赶紧开口对赵中锴解释:“副营长我们刚才回来的时候,营长意外坠马了,不知道伤哪了”。

        这可把赵中锴下了一跳,这张廷言要是再出个意外,那简直丧上加丧,赶忙说道:“廷言你没事吧,我们先去长春医院检查检查”。

        张廷言满腹心事,边走边摆摆手说道:“中锴不碍事,我只觉得浑身有点酸疼,我休息休息就可以了,没什么事不要来打扰我”。

        说着走进自己房内,并关上房门,只留赵中锴王虎二人面面相觑,赵中锴只好拉着王虎去仔细问问张廷言坠马的具体情况。

        张廷言关上房门后,坐在桌前,拿起桌上的纸笔,开始整理思路,这也是他后世的思考问题时的一个习惯。

        九一八事变时中国军队的纸面实力是要远大于关东军和日军在东北的实力,但是由于长期以来不抵抗思想的影响,以及事变当时东北军群龙无首,无人出来组织领导抵抗,常凯申的国民党政府不想同日军开战。导致东北近二十余万驻军,几乎没组织有力的抵抗。

        而此时的关东军仅第二师团主力在东北,其余的皆为守备队、侨民武装,武器装备与东北军相当,但战斗力强于东北军,整个事变投入作战的部队大约有一万五千余人。事变时的日本参谋部和日本内阁事变前并不知道关东军的策划,直到事变发生后关东军才向参谋部和日本内阁报告。

        事变由关东军参谋石原莞尔、板垣征四郎、土肥圆贤二、河本大作等人策划,但是计划是得到关东军司令本庄繁默许和日本军部支持的。事变发生后日本内阁和外相反对向东北增兵,只有陆军部一直坚持增兵,驻朝日军在没有得到参谋部调令的情况下,派出一个旅团跨过鸭绿江参战,日军以下克上的风气也由此蔓延。

        张廷言摊开桌上的地图,仔细看后发现这一世的东北军吉林驻军分布,与上一世九一八事变前有所不同,要比上一世人数多许多,兵力更集中。

        张廷言从地图上看到,南岭有张作舟的25旅670团,炮兵第10团和自己的辎重营。

        长春有张作舟25旅671团、672团,还有即将调防永吉的冯占海团,通伊驻有李桂林的23旅,双阳驻有骑兵第4旅第50团,农安驻有骑兵第4旅第49、51两个团。

        整个长春附近东北军总兵力3万余人,而日军仅一个联队和一个独立守备队,人数不超过4000人,只要谋划得当,这仗优势在我,三万对4000,而且还是己方重武器占优势的情况下,这仗怎么输。

        张廷言起身让自己的内心稍微平复下来,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东北军兵力虽多但人心不齐,况且还需要详细的作战计划,安排好各支部队的进攻任务,不然一打起来,那就全乱了套。

        张廷言盯着地图上的部队位置,如果战端一开,我方可以集中张作舟25旅,冯占海卫队团,第10炮兵团,围歼前来攻击长春和南岭的日军。而后通伊李桂林的23旅突袭公主岭,歼灭公主岭日军并占领此处,切断长春日军后路,阻击日军增援。骑兵第50团分成小股部队沿途破坏铁路迟滞日军增援。

        不过目前这个计划还太简陋必须要加以完善细化,而且说服各支部队按计划布置更难,首先要说服的就是自己的副手赵中锴。张廷言对门外喊道;“虎子,去把赵营长叫来,我有事与他相商”。

        “是”门外王虎应道。

        片刻门外传来脚步声,接着便听见赵中锴在门外敲门喊道:“廷言,你找我”。

        张廷言将门打开,待赵中锴进门后又重新关上。

        赵中锴一眼便望见了张廷言桌上的地图,笑着说道:“廷言你这一回来就看起了地图,也不休息会儿,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

        张廷言面色凝重的望着赵中锴说道:“中锴,我此次在返回长春的途中探听到一个重要的秘密,日本人要对我们动手了,而且很有可能就是明天”。

        赵中锴听到这消息简直不敢想象自己的耳朵,他怕自己听错了,赶忙又问了一遍:“廷言,你这消息准确吗,消息从何而来?”

        “消息准确,我认识一位日本军官告诉我的,他加入了日本的进步组织,对日本侵华十分反感,在我回来的路上他在沈阳联系上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不过他也只知道个大概,具体兵力布置他也并不清楚”。张廷言答道。

        赵中锴听到这里也是将信将疑,赶忙问道:“廷言这事你有没有告诉辅帅和少帅”。

        “都还没告诉,时间上也来不及,我也就只告诉了你一个人,中锴如果日军果真进攻你打算怎么办?”张廷言问道。

        张廷言没告诉赵中锴的是,他怕将这一消息告诉东北军高层后,东北军高层阻挠自己抗击日军,在整个九一八事变中,东北军的下层军官反而比东北军高层更有勇气抗击日军。而张廷言就要组织团结这些敢战之士共同抗击日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