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从士兵突击开始重活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从士兵突击开始重活 > 第七十一章 宿舍四人

第七十一章 宿舍四人

        赵立柱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感觉有人在动摇自己的身体,眼睛微微一睁映入眼帘是一张黑瘦的年轻的脸,耳边传来一阵阵嫌弃的声音。

        “兄弟醒醒醒醒。”

        只见那个年轻人捂着鼻子,一脸嫌弃的推动着自己身体。

        “你是?”

        “太好了兄弟你终于醒了,我叫余飞空军第三军来的。”余飞颇有兴趣的介绍自己,感觉到什么又继续说道;

        “兄弟你赶紧去洗个澡吧,太丑了。”说完起身去推开窗户,让屋内透透气。

        赵立柱一阵迷糊这个自来熟是谁啊,说自己身上臭鼻子一吸,什么味像是茅坑捞出来一般,紧接着一阵干呕。

        想起来这是自己吃了洗髓丹后带来的效果果不其然有效,但是这个味道也太大了吧。

        一阵清爽皮肤比起先前更加的鲜嫩,如果不是身上的肌肉比起以前更加的美男子形象。

        “你是新兵?”余飞怪物般的看着赵立柱列兵军衔再看自己的少尉军衔完全就不是一个档次。

        赵立柱尴尬的点点头道;

        “首长好。”

        活跃的余飞性格有点像是骆冰那叨叨的样子,搂着赵立柱肩膀大笑道;

        “别叫我首长,这要外面那个黑脸教官听到怕是没有好果子,叫我飞哥就好。”

        说着还不断的抚摸赵立柱肩膀手臂。

        赵立柱脸色一变,这余飞该不是是变态吧!

        两个男人之间居然做出这种动作,这要是有人路过怕是误会是弯弯呢,立马甩开余飞咸猪手,眉头紧皱,审视的眼神看着余飞道;

        “兄弟我不好那口,别这样。”

        “哈哈。”

        余飞大笑忽然想到什么尴尬解释道;

        “兄弟你放心我取向正常,就是忍不住你这白嫩的皮肤都可以和女人攀比怎么还有这么好的肌肉让人羡慕。”

        随即又对着刚才那一番不雅的动作说道;

        “兄弟真不是故意的我家是做娱乐公司所以对于身材好的人比较敏感,何况你的身体真的是比例完美没别的意思。”

        “真的?”

        “嗯。”

        赵立柱这才相信余飞的鬼话连篇心里多了丝警惕和戒备,已经被邵冰坑怕了。

        “怎么就你自己一个人先到呢,其他人呢。”余飞好奇的问道,着开启话痨宝宝模式。

        “没就我一个先到,估计过会还有人会一起到吧!”

        “兄弟你哪里的?”

        “我申城的。”赵立柱不紧不慢的回答道。

        “申城可是好地方,当初我可是经常去那边那个小蛮腰打卡还有那珠江,你们那超级好多好吃的可是百吃不厌......”

        果然一连串的弹珠接连不断,比邵冰还要活跃。

        “你打听到这次考没?”

        突然其来的转移话题,搁在十五年后绝对就是一个社恐赵立柱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回答道;

        “没有,怎么了?”

        余飞轻轻靠过来,附耳说道;

        “听说这次考核比起以往还要变态,我们军区曾经有人在这淘汰说这里压根就不是人能够熬过的,得小心为慎。”

        不是人来的训练赵立住应该能说体验过,不知道其他军区选拔条件单从自己身上必须打赢对抗赛这结果可算是南如登天,如果不是自己一个人进行斩首行动怕是进都进不来黑豹会果断拒绝这次申请。

        所以还是得谢谢老马和陈剑。

        这时候门外响起了响动,当赵立柱和余飞转身望去,只见一个铁塔般的男子和一个瘦小如猴的小个子,一对奇怪的组合。

        小个子预先开口冲着赵立柱和余飞说到;

        “我叫黄丙先,来自西北军区......”

        “我叫余飞来自空军第三军后勤部。”

        “我叫赵立柱来自江川支队一年级新兵。”

        高个如铁塔的男子低沉的开了口;

        “听说这次利刃选拔赛来了个关系户,叫赵立柱便是你吧!”

        赵立柱脸色一变自己从来印象没有得罪人,可眼前这个人好像把自己底摸得清清楚楚,眼光带着几分玩味。

        紧皱眉头,瞬间平复自己内心,平静说道;

        “兄弟如果没有第二个赵立柱便是我,怎么我何处得罪你了?”

        铁塔般的男人倒是有几分敬意和警戒冷笑道;

        “得罪到不至于这个特训队整整上百名官兵,谁也没有特殊能不能坚持下来是一回事,对吧赵立柱。”

        赵立住笑了下,矛头都指向自己了这可怂不了但是又不屑和人家解释自己名额如何得来。

        “放心我会坚持到最后的,不过我倒是想问问什么时候得罪过你?”

        铁塔般的男人,玩味一笑露出那张阴深的脸淡淡说道;

        “你没得罪我,但是我是狼团的士兵你得罪了狼团。”

        赵立住恍然大悟原来是红军狼团侦查营,这都找上门来,缓缓道;

        “哦,原来是被我斩首的手下败将怎么这是要用利刃和我掰手腕。”

        铁塔般的男人显然不上当这要是还没考核就进行斗殴怕是两个人都会面临淘汰,轻笑道;

        “放心我不是找事的,部队那就以部队成绩说话我会在考核上击败你。我叫林启明记住了。”

        打不起来赵立住索性也不想和这个男子继续纠缠如果在部队斗殴不是进小黑屋就是会面临处分,双方既然有恩怨那就在成绩上比过对方。

        从来到这里就两个人就对自己抱有敌意,如果全员到齐看到自己军衔怕是不少人以为自己靠关系进来镀金的吧!

        既然大家怀疑,何不用成绩来让人闭上嘴呢!

        宿舍内本来一场热情的欢迎仪式此刻充满火药味,就连余飞闭目眼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索性赵立柱也懒得去想,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多多休息,如果考核开始那就没有这么好的时间让你安静的休息了。

        “滴滴。”

        集结的哨音惊醒了赵立柱,终于在傍晚时分人员全部到齐了。

        操场上各色军衔和作战服来自不同的军区和军种,上百名军官代表祖国最优秀的人员到来这里进行选拔,胜者留下而失败者淘汰。

        几名教官排成一排冷峻的气息铺面而开,站最左边赫然是那个骆驼,中间就是刀疤男龙飞扬本次的总教官,而则其他教官完全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