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从士兵突击开始重活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从士兵突击开始重活 > 第十四章打骂体罚现象

第十四章打骂体罚现象

        安稳几天老马逐渐放慢了训练脚步,目前只能教这些基础的队列应急科目,至于那些大型科目没办法教场地原因和人员原因。毕竟训练只是一个兵而不是一个班只能稍微做到传授大部分熟知耳语的科目。

        老马虽然放慢脚步,赵立柱还是高标准完每日训练,基本不用老马早上三公里下午站军姿和普通训练偶尔实在没办法参加一班集体训练。

        一班对赵立柱已经甘拜下风,一个星期高强度的训练毅力体力都各方面优秀,曾经何时看不起想一比高低逐渐改变成追赶的对象。

        部队都是以能力看人,第一年你可以选择老兵看不起新兵因为各方面综合技能是不如老兵熟练,但难免有高手赵立柱就是个代表。欺负不得,至少目前来说没有拿出拿手科目把他压下去。

        赵立柱已经习惯每日安排自己站军姿习惯,突然今日一场意外让他大出名头。

        一个人清瘦青年不知道从何方出现拿着长枪短跑貌似相机的东西不断的进行拍摄。

        对方身穿夏季长服,肩膀赫然挂着一条金色的横杠,瘦小挺拔的身材,眉目清秀,眉羽之间带着一股阳刚之气,金丝渡边的眼镜显得斯斯文文。

        可这拍摄动作显得有点不雅,时而低头,时而上树,或者趴地上,低声细语,赵立柱要不是看着这个是军官直接上前练习擒拿上手。

        何友方一名专业的摄影迷,原先就是某高校高材生军影迷,自身体格不过关最后选择考取进行进入部队磨炼这不是选择是某部宣传部实习记者。

        本来今日就是来采访特勤大队,想做一篇特勤大队的特约稿奈何操场上发现这道身影,军人都对线条很敏感这操场的身影真的深入人心,笔直提拔的身材在这烈日熊熊暴晒之下温丝不动老何已在机关大楼观望几日了,这个兵坚强的意志打动了他。

        1米85的身高,健壮有力的体格,像一根钢柱深深的扎地上,纹丝不动,连续五天每日这一刻都站在此处,原本以为是特勤大队专们来作秀的后来经过多方打听,这个兵原本就是炊事班的最近一直都在刻苦训练强化自己。

        从高楼上看这个身影看不出端倪,可这走近一看这就是部队妥妥的典例,标准的军姿,加上这个环境就是一副美画必须记录下来。

        何友方觉得怪异眼前这一幕好像少了什么越想越不对劲,突然拨开云雾见青天,军姿怎么能少了一个动作呢!

        “士兵。”

        “到。”

        浑厚有力,带着一股阳刚的男子气概声音震耳欲聋。

        “敬礼。”

        义务兵下意识的,迅速的手臂提的,右手五指并拢,举指右眉间之处,定格在这瞬间。

        标准军姿和一个举手礼,就是这个。

        何友方恍然大悟这才是素材,一个军事素材妥妥的首页封面人物。

        赵立柱心里心里排斥,但是认得人家肩膀扛着是什么,明白对方身份放下心中的紧张和警惕,宣传部干部这是给自己拍照,立马全神贯注起来,精神焕发在这一刻犹如一道灼热亮光,比头顶的太阳还灼热,因为心里清楚这种机会难得。

        啪,啪。

        何友方体力不能和赵立柱相比,这一场拍摄用了许久在太阳底下要求光线和曝光度问题只能苦苦等待最佳时机,一番时间下来衣服都湿透了。

        也是出自对赵立柱的敬意,连忙鼓手叫好,自己辗转许多军区这个姿势是第一次见。

        “何干事?”

        马奎其实早在何友方拍摄就发现这个身影,当时以为只是拍一张也没多大关注,可是时间慢慢推移没有走的迹象直到拍照结束连忙上前问候。

        “这是你们中队的兵吗?”何方友和马奎敬了礼,握手笑着问道。

        “报告,首长是我们中队的兵。”马奎不敢自视兵龄虽然对方只是个实习排长年龄没有自己高但是兵是兵,军官是军官,恭恭敬敬的。

        “是你们的兵,怎么训练的这都连续几天了每日都站在这大太阳底下爆嗮,这就是你们中队带兵能力?”

        马奎还以为自己中队终于可以长脸一次却不曾想到迎来一顿劈头乱骂,看着何方友道;

        “报告。”

        “讲。”

        “这个兵是我们炊事班的,现在在训练个人科目不是体罚新兵而是自己在训练军姿不信可以喊来问问。”

        没办法,马奎只能认怂这要闹到大队那里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何况何干事是来采访的。

        何友方点了点头,把目光从马奎身上移开,看向远处孤零零如柱子的赵立柱;

        “那个兵停过来。”

        “对就你,站军姿这位。”

        赵立柱一听这是喊我,不由得打量这位何干事,刚才一顿咔嚓咔嚓拍到正爽这会喊自己干嘛,要采访吗?

        “你叫什么?”

        “报告,八中队赵立柱。”

        洪亮的声音响彻,果然是个兵苗子可这中队也太不像话了。

        得好好和上面反映一下,又说道;

        “是你们排长体罚你吗?”

        “没事你和说说,我会向上面反应这个事的。”

        好吗,这拆台子拆的够快的刚才拍照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一副怕是错过什么。

        赵立柱扭头看了马奎一眼。

        马奎也是满脑子无语,大声道;“士兵请你按照首长的话老实交代。”

        “是!”

        “报告首长,不是排长体罚我,这个训练方式是我班长特别为我定制的,我想成为标兵才刻苦坚持的。”

        马奎呼了口气,自己解释最好这要不然这个帽子扣到中队头上那还得了。

        都怪老马,好端端的每日搞什么特训这不事情都上门来了。

        何方友一听知道不是排长是班长弄的特训这不也是体罚,班长和排长弄的这种训练方式不是体罚是什么,试问下哪个兵能坚持下来当标兵,标兵都没训练这么狠;

        “你们班长叫什么,叫过来。”

        文弱的何干事,这一刻变得正气凛然起来,这是要和恶势力斗争到底。

        上面三文五令,明文规定不允许出现打骂体罚现象,这个确实是超出普通训练范围。

        “去喊下你们班长过来吧!”

        碰到想干事的领导较真的领导,这事不弄清楚怕是过几天就会出现在军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