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踹了疯批男主后,我把反派撩哭了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踹了疯批男主后,我把反派撩哭了 > 第202章 终于等到你

第202章 终于等到你

        也有在觥筹交错的宴会上,两人针锋相对的画面。

        亦或者密林中激烈的枪战,身中数枪的男人依然高扬着头颅,眼神轻蔑的看着他,说出的话冰冷刺耳:“在女人身上做文章,你也就这点本事了。”

        精神病院的大铁门前,那不可一世的男人浑身透着睥睨天下的气势,目光冷然的看着他:“要不是她死前苦苦哀求我留你一命,你以为你能蹦跶到现在?真是可笑!”

        是啊,可笑!

        多么的可笑!

        数十个人追击他一个,还能让他活着跑掉,多么的废物!

        他跟他作对一辈子,每次离成功都只差那么一点点,那一点的差距,犹如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一般横在他们之间。

        而他永远都是失败的那一个,永远都是被他鄙视的那一个。

        “怀玉……怀玉……你是不是很难受啊?”

        锦婳拿热毛巾给他擦了擦额头渗出的冷汗,轻轻按压着简怀玉的眉心,满脸都是担忧。

        她难以想象自己走了以后他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看到昏迷不醒的简怀玉,她真想趁着荣子皓药效还没过,冲过去再揍他一顿。

        听着那熟悉的呼唤声,简怀玉睫毛颤了颤,眼前漆黑的世界,前方忽然有了一束光。

        他顺着光束走去,看到了坐在轮椅上的锦婳,心里瞬间一揪,快速跑了过去。

        可是不管他怎么努力,两人看似不远的距离,却始终无法靠近她的身边。

        女孩似乎看见了他,原本空洞的眼神渐渐变得有神起来,脸上轻柔的浅笑仿若那玉兰树枝头逐渐绽放的洁白花朵,干净又纯粹。

        “玉哥哥,你是来带我走了吗?”

        “好,我带你走。”

        简怀玉毫不犹豫的开口,可是手拿百合的荣子皓忽然出现在了锦婳的身后,笑容温和的看着他们:“学姐,你又要丢下我不管了吗?”

        女孩神色巨变,立马痛苦的抱着头,不断地摇晃着。

        简怀玉无法靠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荣子皓推着轮椅离开。

        周围再次变得黑暗起来,他不断地朝前奔跑着,凭着感觉朝他们离开的方向追去,最后看见一道闪烁着金光的门,在推开的刹那,刺眼的白光照射过来,他本能抬起手臂挡住了双眼,等适应外面的光线时,才看到许多身穿制服的保镖,唯一的通道后面,是一间极其豪华的病房。

        明明不知道里面是个什么情形,可他的心却突然变得很沉重,很沉重……

        脚步像是灌了铅似的,一步一步走进那间明亮的病房,那桀骜阴戾的男人站在病床的另一边,阴冷的视线落在了他的身上。

        病床上的女孩已经变得瘦骨嶙峋,那放在被子上正在输液的手,细的跟只剩一节骨头似的,呼吸机甚至能挡住她大半张脸。

        可饶是如此,在看见他的一刹那,女孩依然笑得很开心。

        “玉哥哥,我终于……等到你了……”

        “婳婳!婳婳!!”

        简怀玉猛地从床上坐起,吓了锦婳一大跳,连忙放下手里的毛巾,轻轻握住他的手,安抚道:“在呢,我在这呢。”

        简怀玉有些僵硬的扭过头来,目光深深地望着她,似乎还有些不确定,待看清女生的面容后,才控制不住的一把将人拉了过去,紧紧地抱着:“婳婳,真的是你。”

        “那肯定是我,不然还能是谁?”

        因为此刻她站着,简怀玉坐在床上,刚好把脸埋在她锁骨下方的位置,锦婳以为他是因为今天发生的的事恐慌,轻拍着他的后背安抚道:“没事了,我们都没事了,不要担心。”

        可是怎么能不担心?

        简怀玉一想到她死在自己面前的画面,心就控制不住的抽疼,环抱着她的手收的更紧了,感受着她的体温和心跳,激动地身体都有些颤抖,内心十分庆幸。

        以前他以为自己看到的那些都是自己胡思乱想的梦境,可是随着看到的东西越来越多,很多不同的梦境甚至能连贯起来,让他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像玄幻小说里的主角那样觉醒了前世的记忆。

        虽然这很不科学,可是他愿意去相信那一切都是真的。

        他的婳婳不能跟那疯子走,不然可能下场就会是他梦里的那样。

        以前简怀玉总觉得自己该尊重锦婳自己的选择,可如果对象是荣子皓的话,那他断然是不会再放手的。

        不!

        不只是荣子皓,无论是任何人他也不会再放手了。

        婳婳只能是他的,这一辈子都只能乖乖地留在他身边,这样才能杜绝她被别人伤害的所有可能性。

        简怀玉紧紧地抱着锦婳,眼角有些湿润,“婳婳,我这辈子最开心最幸福的事,就是梦醒了,你还在。”

        “那我肯定在啊,我说了要一辈子陪着你的嘛。”

        锦婳揉了揉他蓬松的头发,只以为他是做什么噩梦了,跟哄小孩似的哄着:“好啦,赶紧躺好,你弄的我腰好疼。”

        听她喊疼,简怀玉这才赶紧松了手,可眼睛依然一瞬不瞬的黏在她身上。

        忽然发现了她手上的伤,不由眉头一蹙:“你的手怎么了?”

        “哦……这个啊。”锦婳不想他担心,下意识的把手背在了身后,“削水果不小心割到了,没事的。”

        “只是削水果被割到,用得着包成粽子一样?”简怀玉的声音严厉了几分,“那混蛋是不是伤害你了?”

        “没……”

        锦婳正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解释时,门口传来了开门声,是简云竹交了住院费进来了,原本还忧心忡忡的,在看到简怀玉已经醒来后,立马就喜笑颜开了。

        “怀玉,你可算是醒了,之前你一直昏迷着,可担心死我了。”

        “妈。”简怀玉目光幽幽的看了一眼锦婳,这才冲刚进来的简云竹笑了笑:“我已经没事了,你别担心。”

        “都把自己搞的昏迷了,我怎么可能不担心?”

        简云竹不怎么上网,还不知道网上的事,警察又只是通知她简怀玉晕倒了,在这个医院里,所以她只以为简怀玉是这段时间跟着蒲永和四处奔走太劳累了,所以才会晕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