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星衍启示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星衍启示 > 第五章 潜伏刺杀

第五章 潜伏刺杀

        终于搞定了这个难缠的女人,叶千炎还没来及的松一口气,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故意踩踏出很大声响的脚步声。

        “啧啧啧!我们的叶中尉貌似很有官威啊,仗着临时的军衔欺负你根本就惹不起的人儿,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啊。”

        楚情叼着半截香烟,双手插兜优哉游哉的从驾驶室走了出来,来到叶千炎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楚情!你小子还有胆子出来?”

        叶千炎一把抓住自己肩膀上楚情的手,猛的一个过肩摔,狠狠的将楚情扔在了面前的地上。

        “你小子难道分不清轻重缓急吗?竟然把她给带了过来!我们现在是在执行任务!”

        武装机甲在组装期间,被封闭在操作室内的士兵是不会受到外界干扰的。武装机甲的组装,是要将数百道传感器连接到士兵的身上,要使机甲和身体完全连接。在这个过程中,操作室的能量防御会极强,保证士兵不会受到任何干扰,防止连接出现异常导致作战时机甲无法发挥百分百的作用。

        “哎呀!嘶...她是什么人你难道还要明知故问?她要做的事情,就算我提前知道,又敢去随便拦?又有把握的拦得住?”楚情被摔的一边吸着凉气,一边从地上爬了起来,着急忙慌的抬手在胸口按动了几下道,“还有啊,老大,你下手怎么老是这么没轻没重的?就算我不怕痛,你这么摔,万一把我的电路摔故障了怎么...哎呀!真的出故障了!”

        “楚情!劳资现在没空跟你开玩笑!”一看楚情的样子,叶千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的向他怒吼道,“赶紧给劳资滚下船去打通墙壁!A21小队就在我们旁边的隧道里!”

        021号地堡隧道的墙壁是铸铁和其他的一些韧性极低的金属浇筑而成的,而且墙壁之中还有独立的电磁干扰装置,通讯器和定向爆破装置都无法使用。如果使用其他武器暴力破墙,那在摸不清准确状况的情况下,墙后的友军很容易被波及,所以这里就需要机械动能的手动工具来干活了。

        楚情的身体有过半机械的改造,蛮牛冲锋来破墙最适合不过。虽然拿一大活人这么使有点不太地道,但现在不也没别的好办法了么...反正他也总是喜欢跟队伍出来瞎浪,那自然是需要的时候就得发挥作用了。

        只是出乎叶千炎意料的是,原本楚情应该在他的怒吼下撇撇嘴收起吊儿郎当的样子,但是楚情没有,反而嘴角微扬,露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容,双眼也开始闪烁起了红光,“我也没空和你开玩笑,是真的出故障了呢。”

        出于应对危机时的本能反应,叶千炎连忙拉下挂在后腰的头盔带上,随后从身侧拔出了电磁手枪。

        当他将枪口刚刚对准楚情时,便听到楚情说出了两个字,“晚了...”。接着,他的视野瞬间被一片白光充斥,身体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往后推去,猛的撞在了船舱的墙壁上。

        “轰隆!轰!!!”

        漆黑的走廊内陡然响起了一声剧烈的爆炸,紧接着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运输飞船瞬间化成一团火球,将它周围的士兵全部吞没了去。

        同一时间,西部联盟基地市境内,科技城军团指挥中心。

        “长官,我们和正在边防021号地堡执行任务的A7小队失去了联络!”一名通讯员突然摘掉了自己的头盔,起身向着前排过道正在来回踱步的军官大声汇报道。

        那名军官听到通讯员的汇报后身体猛然一震,快速转过头来,“怎么回事?!”

        如果叶千炎在这里,他一定会认出来,这名军官正是他的好兄弟兼好战友,楚情...

        楚情受到了来自精英部的禁足令,理由是这次任务还有其他的针对反叛军而布置的特殊环节,需要楚情留在指挥中心,按照任务的变动与需求及时的调遣和指挥‘噬魂’精英战队介入任务局势。

        如果楚情跟随A7精英小队一起出任务,那对‘噬魂’战队的调遣就会出现几乎无法避免的延误,这可是战役大忌,再加上精英部的禁足令,也是在A7小队马上要离开驻军基地时才下达的,所以楚情只能留下执行命令,也还未有机会和叶千炎提说这事。

        “长官,A7小队运输飞船的信号是瞬间消失的。”那名通讯员脸色有些不好看,“以您的要求强化过的运输飞船,拥有高达9级的防御...我想他们应该是遭受到了地堡配备的城防加农炮的攻击,也只有高等级的加农炮才能...”

        “不可能!”楚情抬手用力的拍在了一旁的指挥台上,“A21小队在侵入021号地堡的时候,就切断了地堡的能源供给!现在021号地堡内除了残余的反叛者和他们培育的基因异兽之外,连盏灯都点不起来,怎么还可能能使用城防加农炮这种行星级的武器!”

        “好吧长官。”通讯员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计较什么,“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连线噬魂特别行动部队!让他们出动爆灭者战机和噬魂机甲小队前往021号边防地堡!”楚情脸色狰狞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果叶千炎死了,就给我炸平那里!!”

        在楚情下命令的时候,他身后的另一名通讯员悄悄的在指挥台上输入了几个字母,随后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了一抹冷冽的笑意。

        ......

        “喂,话说这件事情...我们是不是做的有些太过于仓促了?”

        科技城98号城区,第九军团驻军基地外的某座庄园的某处昏暗议事厅中。

        “人都炸了,这会儿你才觉得仓促了?真是...”

        “别想那么多没用的,既然计划已经上纲上线,那就顺其自然吧。”

        “来人,去把准备好的日程安排过去,让三位上将尽快前往机动步兵部一趟。务必确保楚家那小子的怒火,不会有任何遗漏...”

        昏暗的议事厅中,稍显拥挤,不管是议事桌前还是周边的空地,都挤满了人,足足有三十多号各个阶层的将官,还有数位便服的身份极为特殊的人物。

        “唉,主要是那三个小家伙之间的关系,真的是很难摸索清楚啊...万一我们会错了意,岂不是要闹了大笑话?”

        “而且潜伏机器人那边传回来的情况也有点怪异,杰诺斯家族的那小女娃,在我们的计划之外,虽然我让技术部门临时做了调整,但那小女娃的出现却...”

        议事桌前坐着的诸位大佬,本应该在宣布计划成功,开酒庆祝的节骨眼上,却突然的疑惑重重,互相之间的神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别疑神疑鬼了,那种老掉牙的狗血三角恋关系,有什么好猜忌的?”

        “就是,楚家那小子和杰诺斯家的小女娃成天亲亲我我的腻在一起,那什么叶千炎,明显就是个癞蛤蟆。”

        “那小女娃的意外出现其实也算不得意外了,毕竟楚家那小子就总是不听劝的跟随外勤部队出任务。她会偷摸跟出去搞什么战场情缘浪漫的玩意,也可以理解...”

        “可是,为什么我总觉得...”

        “好了好了,开酒庆祝吧,计划已经落实了,大家也都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

        ......

        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一晃即逝,军团指挥部派去021号地堡的救援部队在到达地堡上空后没有多做任何停留,也没有空降一个士兵,而是直接发动了导弹,将地堡彻底的轰炸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在地堡外两公里的一处小山丘旁,满脸血迹的妮娜拖着一具焦黑一片的躯体,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光芒,盯着远处那冲天而起的蘑菇云久久不能平静。

        她的运气很不错,机甲连接室的能量防护罩和她身上的机甲勉强的救下了她的性命。只可惜叶千炎却没那么幸运,哪怕他的盔甲是特制的,也被爆炸冲击成了重伤,陷入了濒死之境。

        “妮...妮...妮娜...”叶千炎这时候居然还保持着清醒没有晕过去,他抬起手颤抖的抓住妮娜大.腿上的电磁手枪,非常虚弱的低声喃喃着,“不,不要管我了...快离开...”

        “不!你不能死!我不会丢下你的!!”妮娜将叶千炎连抱带拖的弄到小山丘的后面,俏脸上满是泪痕道,“我才刚刚见到你...你还没答应我的追求...你不能死!”

        “呵...咳咳咳咳...”叶千炎很勉强的挤出了一丝笑容,刚开口要说什么,却一连喷出了好几口血水。

        “你不要说话,听我说!我不会让你死的!你忍耐一下,再忍耐一下!我已经向我爸爸发出了求救信号,马上就会有人来救我们的!”

        妮娜伸出小手颤抖的将叶千炎抱在自己的怀里,泪水如同决堤的洪水般,稀里哗啦从眼眶冲了出来。

        “傻,傻丫头...噗...”

        叶千炎抬起手轻轻碰了碰妮娜的俏脸,想要帮她擦掉泪水,却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了。还能有力气说话,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不要再说话了!求求你了!”看到叶千炎又喷了一口血水,心疼的妮娜差点喘不上气来,大声哀求道。

        趁着妮娜精神最恍惚的这个节骨眼,叶千炎勉强的伸出另一只手按动了一下头盔左侧的一个开关,紧盯着她的眼睛,用低的几乎不可听闻的声音道,“忘,忘了我...快,快离开这里吧...”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股淡淡的几乎无从察觉的能量波动从他头盔上发出,直直冲向了妮娜的双眼。

        妮娜身体猛的一震,目光突然变得呆滞了起来,机械的将怀里的叶千炎推到一边,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向着远处走去。

        叶千炎被妮娜这么一摔,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就这么挂了。躺在地上吃力的喘了好几口气,足足等了近五分钟后,他才勉强的再次抬起手打了个响指,接着他面前的虚空之中,一道蓝紫色的裂缝凭空而现,将一支装有淡灰色药水的注射器吐了出来。

        “呃...”

        淡灰色药水刚刚从脖颈注入,叶千炎就感到身体的疼痛开始快速减弱,逐渐变得麻痒了起来,好不难受。不过好在除了这种难受的感觉之外,药水还带给了他庞大的能量供给,倒也没有无法忍受的晕厥。

        强忍着没有叫出声来足足十多分钟,等到所有麻痒消失后,他伸手快速将脑袋上的头盔扒掉,意念一动感应着胸口几处裂伤的位置,用念力控制着体内溢散开的大部分能量向着裂伤伤口的位置快速涌去。

        接下来没让他再等待多久的时间,裂伤伤口的皮肤和血肉开始蠕动,缓缓的将其中的爆炸物碎片挤了出来,然后伤口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感受着身体的乏力和疼痛快速退去,他微微松了一口气,露出了一抹放松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