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文学

首页 剑来
字:
关灯 护眼
211文学 > 剑来 >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下了场大雪

    山间百花,白衣酿酒,后出现的青衫陈平安便拿起桌上的那碗秫酒,反客为主,站着喝了一口,笑望向那个心神魂魄皆被拘押在此的蛮荒女修,不料也是一个吃百家饭偷百家拳的,真是捡到宝了,称呼一声道友,很恰当,问道:「道友报上名来,说说看你的精彩故事,我们好拿来当作佐酒菜。」

    由不得女修隐瞒,也遮拦不住什么,被那一站一坐的青白两人一览心相景象无遗漏,洞若观火,只因为山顶已经出现了一幅与她身世经历有关的走马观灯图,记忆深刻的往事,是那一幅幅宛如真人实物的彩绘图案,记忆模糊的,便是些灰白画像,记忆与真实混沌不明的,呈现出来的画面便杂乱无章,原来她化名许娇切,妖族真名萧形,道号幽人,被师尊昵称小羹,她的真身是一种不见记载的古禽,喜好衔火飞掠人间,故而她早期主修火法,身披一件塑出人形后由仙蜕炼制而成的翠绿羽衣,法袍被传道人赐名为「大貌」。

    白衣心魔幸灾乐祸道:「真是一只鬊鸟。这场用心险恶、铺垫多年的无妄之灾,差点就被萧姑娘得逞了。」

    头别玉簪金色眼眸的陈平安微笑道:「一位被重塑记忆后可以对落魄山死心塌地忠心耿耿的元婴境死士,附带一件半仙兵品秩的法袍,再加上描眉客和缝衣人的手段,还能学到一门蛮荒奉祀郎的秘传学问,真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大赚,盆满钵盈。」

    白衣心魔嗤之以鼻,「这种见不得光的阴损手段,只能对付低自己一境的练气士,算不得什么上乘手段。」

    青衫陈平安喝了一口酒,神色玩味盯着那个脸色惨淡如丧考妣蛮荒女修,「大貌法袍配合描眉客的表皮、缝衣人的内里,再加上我们对细节的严密掌控和精心拼凑,岂是不是飞升境之下,她学谁像谁就是谁?很巧,打瞌睡想睡觉了,就有人送枕头来了,万瑶宗韩玉树失踪已久,再拖下去,仅凭姜尚真手上的那副韩宗主遗蜕,相信瞒不了多久的,毕竟纸包不住火,三山福地那边恐怕很快就要察觉到不对劲了,可如果让演技不错的萧姑娘,去一趟天目山书院,配合副山长温煜演一场戏,估计暂时就可以打消万瑶宗祖师堂的疑虑了?不如再心狠一点,直接让萧姑娘去三山福地来个……鸠占鹊巢?死士嘛,在哪里不是死士。」

    萧形修道天资出众,自从她记事起好像学什么都快,而且因为某种不为人知的关系,学什么都没有大门槛,没有贪多嚼不烂的担忧,不到甲子光阴,一座宗门就学无可学了,她开始下山历练,喜好常年在外游历天下,收集各地稗官野史各色典故,尤其钻研精通周密创造的蛮荒水云文,只因为她立志于编写出一部蛮荒天下的说文解字。等到战事一起,尚未百岁就身为元婴境瓶颈的萧形就被托月山点名征调,逃无可逃,宗门试图花钱消灾都不顶事,自视甚高的萧形参加的第一场战事,就是在战场上被宁姚剑气殃及,差点跌境,估计宁姚至今都不知道有她这么一号妖族地仙。

    白衣心魔双手笼袖,微笑道:「萧姑娘真是个苦命人,处心积虑想要报仇,舍了性命大道不要,结果仇家根本不知道自己谁,连被记住的资格都没有啊。就只好迁怒旁人了,毕竟萧姑娘还没有被仇恨彻底蒙蔽双眼,心里边多多少少还是有数的,深知自己这辈子都没办法跟宁姚报仇,那可是名正言顺的天下第一人,绝非一般的飞升境剑修可以媲美。」

    青衣饮酒者,露出一抹赞叹神色,「萧姑娘走了一条很正确很省心省力的捷径,一举两得,如果不是今天被揪出来,再有元婴境瓶颈时的闭关,就不用面对必然是无敌之姿的心魔宁姚了。」

    白衣心魔微笑道:「百岁元婴,一般天才?」

    青衣饮酒者唉了一声,「说什么混账话,必须是天才。」

    人生画卷之外的萧形,就像一个没穿衣服的女子,在

    被旁人随意评头论足。

    之后的画面,就是萧形跟随癸酉帐一起登岸桐叶洲,她一边养伤,心中大恨宁姚,一边穿梭于桐叶洲各国殿阁书库,大肆搜集浩然古本善本。与那个佩刀、实则是剑修的「少女豆蔻」是相识已久的闺中好友,剑修豆蔻的本命飞剑是「厉鬼」,在桐叶洲大开杀戒,在异乡凭此跻身元婴。桐叶洲彻底山河陆沉之前,双方就已经分道扬镳,好友豆蔻不知所踪。萧形则用了一门师门秘传,能够隐藏境界修为,伪装为凡俗,得以跟随流民进入藕花福地避难,凭借类似钦天监望气士身份的奉祀郎神通,被她推衍出了藕花福地与落魄山某些藕断丝连的大道渊源,便在此伺机而动,既然陈平安是宁姚的道侣,她又无法去往飞升城所在的五彩天下,那就穷尽所学、术法手段,必须要让陈平安元气大伤,大道中断,萧形觉得这比什么损失,兴许都更能够让宁姚道心不稳。先前陈平安说她是死士,可谓一语中的,萧形根本就没想着活着返回家乡,用自己付出一条命的代价,断了剑气长城末代隐官的登顶之路,让宁姚一辈子都在后悔当年递出那一剑,要让她一辈子都记住萧形这个名字,天底下还有比这更报仇雪恨的美事?!

    白衣心魔叹了口气,「果然是运势跌到谷底就会否极泰来,随便扯出个线头而已,这都可以有一桩意外之喜啊。」

    青衣饮酒客,好似一尊无垢无瑕无漏的远古神灵者,「剑修豆蔻,好,记住你了。」

    言语之际,萧形的人生画卷就好像光阴长河倒流,如书页哗啦啦作响,被倒翻回去,青衣饮酒者再一伸手,将那少女佩刀模样的

    剑修豆蔻给摹拓成一幅人物挂像,被他收入袖中。如果她就是桐叶洲幕后捣乱者之一,那可就有点意思了,一锅端,可以省去不少事,连那个鬼鬼祟祟、实在难找的金丹符箓修士都可以一并揪出。

    最后的画卷内容,就是她在这座莲藕福地如何布局了,在城内开设书铺,雇佣工人昼夜版刻书籍,多是无比香艳的志怪、才子,再以完全亏本的低价出售,耗费了她不少家底,不曾想萧形竟然随身携带几具瘟神干尸,而且她还是一位精通炼丹、草药的山上医家。

    「真是个货真价实的天才,难怪托月山要点名请一位元婴境出山,离乡做客浩然。」

    青衣饮酒者放下空碗,赞叹不已,「现在我只好奇一件事,是谁最早怂恿萧姑娘进入藕花福地的,我不相信你一开始就察觉到这个机会了,肯定是有高人指点,你只是通过奉祀郎的手段确定他所言不虚,才下定决心当这个死士。」

    萧形神色茫然。

    显然不是伪装。

    青衣饮酒者轻轻一拍手掌,「斐然?周清高?还是俩鬊鸟一起见的萧形?」

    当他说出这两个名字后,萧形霎时间嗡嗡作响,心神和魂魄如同被瞬间反复拉扯千万下,整个人就像只筛子,在从一大堆人心记忆最深处的河沙中试图淘出一两粒金子,只不过这个过程,萧形可就遭罪了,白衣心魔笑眯眯提醒一句,再这么筛选下去,她可就要成为白痴了。青衣饮酒者嗤笑一句,齐老剑仙有句话说得好,年轻人下辈子注意点。

    无论公仇私怨,不管是要与谁较劲报仇,这都没什么,只管手段尽出,各凭本事分胜负就是了。

    只是谁给你胆,敢骂宁姚?

    果不其然,从萧形某处不起眼窍穴气府被剥离、再封禁起来的记忆最深处,筛出了两粒「金子」,幕后作祟者,正是当得起阴魂不散一说的斐然和周清高。

    斐然以飞剑和秘法斩断道痕,看着那个双眼朦胧趋于真实和梦寐之间的女子,好让她误以为是自己想到了进入藕花福地、借助陈平安与宁姚来一场曲线复仇的点子,斐然自顾自说道:「幽人道友,不得不抹掉这些痕迹,

    多有得罪,你是肯定记不住见我们了,也无需记住这场相逢,但是以后就未必了,只希望道友没有机会记起今日事的那天。」

    周清高在旁嘴唇微动,并不出声,只看口型就是在以大骊官话说一句,陈隐官,可我还是希望萧姑娘哪天可以记起此事,期待下次我们在蛮荒见面,作一场复盘。

    白衣心魔笑道:「这俩家伙,真是比痴心女子更挂念你了。我估计只要你肯叛出浩然,斐兄都愿意让出天下共主的位置,周老弟更乐意给你充当马前卒。」

    青衣饮酒者置若罔闻,伸出手指轻轻转动白碗,「看过了萧姑娘这些可歌可泣的故事,碗中酒也喝完了,接下来就轮到我待客了,回赠你一碗酒水,给你编写个精彩纷呈的山水故事。」

    萧形尖声叫道:「不要!」

    下一刻,青楼内,姜尚真就看到了差点让他浑身起鸡皮疙瘩的一幕,双眸失去光彩、怔怔失神只是片刻的蛮荒女修,便「清醒」过来,睡觉睡了个饱,大梦初醒一般,她轻轻晃了晃脑袋,望向那个一双眼眸粹然金色的白衣陈平安,她开口第一句话,竟是「山主,就由我来搜寻那头妖族畜生的踪迹?」

    姜尚真目瞪口呆。

    怎么做到的?

    以元婴境操控元婴境?

    修道之士,本就心性坚韧异于俗子,更何谈一位修道有成的地仙?要说山巅大修士,篡改一位境界相差颇多的练气士记忆,已非易事,没有相差个两三境界,休想得逞,何况大修士还得有好些秘传手段才有机会成事,才敢下这个狠手,只说如何「剐去」修士的记忆,扯断那些繁芜脉络、枝叶,才是第一道关隘,随后如何填充记忆,填补空白,与旧有心境,天衣无缝,水到渠成,必须让所有思路脉络都合乎情理,又是一道更高的关隘,否则稍有不慎,被修士生发于天性的一颗道心,稍微察觉到不对劲的苗头,人身小天地内就会出现一种天地崩塌的惨烈后果,练气士要么沦为心神化作灰烬飘散的痴呆汉,要么很容易就会走火入魔,这就是一种本能的反抗,玉石俱焚在所不惜,而眼前这位手段不差的蛮荒女修,一个敢进入藕花福地作祟布局的元婴境,道心坚牢的程度,可想而知。

    姜尚真自认做不到这种壮举,飞升境的荀老儿恐怕也还是做不到这一步。

    陈平安抬头望向二楼栏杆那边,笑道:「周首席,那我就功成身退了。」

    姜尚真无言以对。

    女子顺着陈山主的视线,转头望向那位双鬓霜白的青衫文士,转身抱拳,眉眼飞扬的娇艳女子,以心声微笑着自我介绍道:「我叫许娇切,是剑气长城老聋儿的不记名弟子,当年得到隐官授意,率先离开家乡,秘密潜入桐叶洲,其实我是与周首席第二次见面了,但是当年碍于谍子身份,防止有蛮荒死士在此兴风作浪,故而当时不宜与周首席主动打招呼。」

    姜尚真神色尴尬,「好的好的,辛苦辛苦。」

    临别之际,陈平安以心声笑道:「周首席,很快就会有个我的分身来找你,到时候他会带你和许娇切去一趟井口,水井是老观主留下的伏线,不出意外,你们可以通过这条道路进入大泉王朝的蜃景城,如果是归墟一般的互通之路,就可以重返福地,如果是单向的,就有劳周首席顺便走一趟云岩国鱼鳞渡,在那边帮忙主持大局了,再将一封书信亲手转交给温煜,我有一事相求,如果温煜答应下来,到时候许娇切就可能需要使用韩玉树的那副仙蜕,如果温煜觉得不妥当,就算了,不必强求。」

    若是平常,这种与美人携手游历江湖的香艳事,姜尚真肯定来者不拒,皱一下眉头就算周首席怠工不识趣。

    只是这会儿姜尚真怎么看那许娇切怎么渗人,红什么袖添什么香,眼前女子,可比山野艳鬼吓人多了,不

    过毕竟是首席供奉的分内事,姜尚真没理由不跑一趟蜃景城和鱼鳞渡。等到那个白衣陈平安凭空消失,许娇切显然也得到了山主授意,与周首席抱拳,气质端庄的丰腴女子,身材修长,眉眼温柔,如见情郎一般的似水柔情,姜尚真却是一辈子都在花丛摸爬滚打的老江湖,晓得她是用上了某种蛊惑人心的旁门秘术,故而落在旁人眼中,宛如初嫁新妇,烟视媚行,逢人便会欲语还休。

    作为观道者的分身之一,在离开萧形符箓傀儡所在门派,又走了莲藕福地的天地四方,先后找到了刚刚诞生的四位本土剑修,动之以理晓之以情,最终成功说服了其中两人,他们都愿意去「天外」看看外界的风光,陈平安跟他们有了一场君子之约,将来落脚何地,是否返回家乡,都看他们自己的意愿,但是在作出决定之前,必须走一趟落魄山或是狐国,打声招呼。

    一个是南苑国京畿大县某个待字闺中的大家闺秀,痴迷于边塞诗词和书中剑仙,心想事成,美梦成真,先前她从掌心中摔出一把鲜红短剑。

    一个是骑驴背剑走山河的大髯豪侠,先前在驴背上大口喝酒,摇摇晃晃,给颠簸出一口酒气,便是一枚漆黑如墨的剑丸。

    女子名为麦青,原本正在忧心一桩爹娘安排的联姻,乐得外出散心,她留下一封书信就偷溜出去了。

    豪侠叫哥舒陇上,家族世代将种,他曾是北晋国前朝的边关武将,与新帝唐铁意关系不和,就干脆辞官远游。

    先前一人骑驴,一人在旁御风,相谈投机,一路聊到了如何改变当下诸国学绝道丧的现象。

    来时路上,有问有答。

    白碗木盆,瓷瓶陶瓮,当真可以造设天地,以方寸容纳万里河山?

    可以。

    龟甲蓍草,片瓦块石,果然皆能告知吉凶福祸,以筹筭定人命运?

    未必。

    满肚子问题的女子可能是脸皮薄的缘故,只问了一个问题。

    像陈剑仙这样的得道之士,外边有多少,屈指可数?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陆地神仙之流,数量不多也不少。

    至于塞外草原的妇人,与松籁国越州境内那座千秋观的少年道士,却是婉拒了那位「陈剑仙」的好意,他们选择继续留在家乡。

    一人询问公子可有婚配。一人询问是否道门中人。

    这就叫话不投机半句多。

    陈平安分之一的福地观道者,施展了一门壶里日月的仙家手段,将女子和豪侠都送来这边,交付给姜尚真,然后就重返天幕。

    敢情这趟游历,姜某人真得在脂粉阵仗里偎红倚翠,山主是懂我的。

    结果等到麦青一听说对方名为周肥,顿时吓得花容失色,春潮宫周肥?!那位陈剑仙,与拐骗女子的黑心商贾有何不同?

    姜尚真早有腹稿,神色自若,笑着解释自己只是与周肥同名,事实上,自己与春潮宫周贼有不共戴天之仇,故意化名周肥,就是想要将其钓出,才好与之拼命厮杀,此仇不报誓不为人。看着那个面容悲苦却眼神坚毅的青衫男人,涉世不深的女子便信了。一旁大髯豪侠却是微微皱眉,碰到仙人跳了?

    姜尚真祭出一条符舟,载着他们一起去往陈平安指出的水井地址,麦青趴着伸手揉碎舟边白云,看似漫不经心询问一句,外界像陈剑仙那样的修道之人多不多?姜尚真像我这样的山上半桶水,别说天才,地材都算不上,外边茫茫多,但是像陈剑仙这样的风流人物,极少极少。麦青不动声色,却是心中腹诽不已,看看,男人的话骗人的鬼唉。

    许娇切坐姿端正,以心声说道:「晚辈能否冒昧问一句,姜剑仙是怎么进入落魄山当首席供奉的?」

    姜尚真头皮发麻,很想

    反问一句姑娘你是怎么变成这副德行的,嘴上给了个敷衍答案,「我与陈山主属于一见如故。」

    到了那座不起眼的乡野枯井旁,井口上边悬停有一片苍翠欲滴的梧桐叶。

    哥舒陇上摘下酒壶,喝了一口酒,身世飘零,确有落叶飘若坠楼人之感。

    姜尚真收起符舟,率先跳入井内,无需姜尚真提醒,许娇切便眯起眼,屏气凝神,明摆着是她来殿后了。

    哥舒陇上别好酒壶,毫不犹豫便纵身一跃,目眩神摇,如坠一处太虚境地,视野所及皆是风驰电掣的七彩流萤,只是多看了片刻,身体底子其实不差的剑修,就开始呕吐,只觉得呕出了苦胆汁水,等到双脚落地,汉子身形摇摇欲坠,却看到那个满脸憋屈的周肥已经解开了发髻,正在擦拭头上的污渍,哥舒陇上尴尬一笑,周肥笑了笑,然后大髯豪侠就被当头一击,被砸得两眼冒金星,当场趴地不起,坐在他身上的女子慌忙站起身,刚想要道歉几句,才开口便是一个弯腰,哥舒陇上不愧是久经沙场的武将,一个娴熟翻滚,就躲掉了那些「暗器」,姜尚真便觉得有些遗憾。许娇切飘然落地,伸手轻轻拍打麦青的后背。

    大泉京师,蜃景城到了。

    在此守着小院水井的,是个有家室的火居道士,曾经是去往藕花福地历练的谪仙人,被老观主摔出观道观后,得了一道法旨,在此看门,老观主让他什么都不用管,只需在此候着,但如果被从井口跑出来的人随手做掉,也别怨天尤人,要怪就怪自己的命不好。至于哪天可以恢复自由身,且等着,时机一到便会知道。

    既然闲着也是闲着,这位面如冠玉的青年道士就在这边娶妻生子了,顺道还纳了几房妾,娶妻娶贤,纳妾纳色,她们关系融洽,姐妹相称,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雨天打架,雪天也打架,不愧是专修房中术的道士,没输过,既然床笫和睦,雨露均沾,家宅妻妾们自然就不用争宠了。

    青年道士手把拂尘,小心翼翼站在檐下那边不敢靠近水井,疑惑道:「可是姜老宗主?」

    姜尚真笑道:「怎么认得我的?」

    驻颜有术的道士欲言又止,师门内曾有一位长辈女冠,就遭了姜贼的毒手,当年返回山门后,情伤极重,传闻她经常画一幅负心人的画像,丢入火盆,将那姜贼烧成灰烬犹不解气,就再画一幅,让婢女将画卷丢入共用的茅厕粪坑,道士年轻那会儿,某次蹲茅厕,无意间低头那么一看,差点被吓出心理阴影。

    道士不敢实话实说,悻悻然道:「晚辈刘愻,道号玉山,出身野鹤山的玉篓观,对姜老宗主很是仰慕。」

    姜尚真赶忙护在两位女子身前,故作惊讶道:「你就是刘玉山,那你是个大色胚啊?」

    被恶人先告状的刘愻倍感无奈道:「晚辈只是修行黄老赤篆的旁门左道,这般上乘房中术,床笫之上即是道场,并无邪Yin-心,男女合气,阴阳互补,相信姜老宗主是可以理解的。」

    姜尚真冷哼几声,一本正经道:「怎么就可以理解了,不太理解,更不接受!」

    刘愻便转移话题,「姜老宗主接下来是怎么个安排,晚辈有无略尽绵薄之力的机会?」

    除了让自己带路,偷偷潜入皇宫去皇帝陛下的那张龙床,之外诸事皆宜,都是好说的。

    毕竟一位出身正统的元婴境道士,在如今的大泉王朝和桐叶洲,说话还算有些分量。

    姜尚真问道:「通过这口水井能不能重返藕花福地?」

    刘愻摇头道:「我试过了,肯定不能。」

    姜尚真环顾四周,大雨小歇,再抬头看了眼天幕,雨过天青,碧空如洗。

    姜尚真也怕这个声名狼藉的下流胚子,吓坏了两位黄花大闺女,重新祭出了符舟,直奔云

    岩国鱼鳞渡,去找温煜转交书信。

    等到那艘符舟穿过云海,远去再远去,刘愻始终站在原地,过了许久,才轻轻呸了一声,什么东西,狗姜贼,还有脸倒打一耙,说我是色胚。

    就在刘愻就要转身之际,一片柳叶出现在庭院内,跟醉鬼似的,晃悠悠来到刘愻跟前,最终就那么停在他的眉心处。

    「野鹤无粮天地宽,道友何必学那文人惺惺作态,同行相轻?」

    姜贼的嗓音回荡在刘愻耳畔,「你伤我的心,我可就要伤你的大道了。」

    刘愻赶忙稽首赔罪不已。

    去往云岩国的路途中,又是一场大雨好似如约而至,姜尚真估摸着就是连下三天休歇一天的意思了,循环三次,就算结束?

    姜尚真对于这场三教祖师的散道,是没有任何奢望的,事不关己,看看就行了。毕竟姜尚真对三教学问根祇,谈不上认可。

    天雨虽宽,与我无缘。

    错过这桩天大的机缘,悔恨谈不上,不符合姜尚真的心性,可要说全无遗憾,那叫自欺欺人,早知道就多读几本道教典籍了。

    姜尚真现在比较好奇,陈平安能否在这桩雨下过程中得到些什么,总不好当面询问山主,怕画蛇添足,就在崔东山那边问了一嘴,结果崔东山的反应很古怪,说先生为了闭关破境,走了极端,只有两种情况,要么融会贯通,熔铸一炉,能够获利极大,要么相互抵消,消磨殆尽,一无所有,断没有中间结果的第三种可能性了。

    无云自雨,天地晦暗,符舟就像一条悬空游鱼,哥舒陇上和麦青都开了眼界,符舟就像撑开了一把无形的大油纸伞。

    悠悠千载之下,人间多少惆怅客。

    天若有情,风动心动,落雨落泪。

    姜尚真拿出一壶酒水和几只瓷杯,许娇切说自己从不饮酒,怕误事,哥舒陇上是一天不喝酒就像丢了半条命的酒鬼,当然不会跟这个跟春潮宫周Yin贼有生死大仇的周肥兄弟客气,接过了那只仿花神杯,姜尚真帮忙倒满了一杯仙酿,大髯汉子仰头一饮而尽,嫌弃不过瘾,就与周肥干脆讨要了一坛酒,自饮自酌,大声叫好,将那酒坛放在脚边,一手持杯,一手击栏高歌。麦青这辈子还没喝过酒呢,她只是觉得既然离家出走闯荡江湖了,若是酒都不喝,就有点不像话了,结果她不知轻重,灌了一大口,把女子给呛得不行,瞬间满脸煞红,第二次就只敢小小抿了口酒,结果就喝出滋味来了,姜尚真笑着赞叹一句,青青姑娘真是天生的江湖儿女。

    姜尚真从袖中摸出一摞造假关牒,发给哥舒陇上和麦青各两本,解释道:「在这边游历山河,同样需要通关文牒。以往练气士在外,不必如此讲究,走南闯北百无禁忌,不过如今桐叶洲管得很严,修士若无个正经身份,很容易去书院喝茶读书的。你们关牒上边的名字,我就自作主张帮你们写上真名了,余下那本,你们以后想好了化名再自行填补,放心,两本关牒上边,这些各国官府、关隘的钤印,货真价实。」

    麦青翻开那本关牒,摊开就是一长串折页,她欣赏着那些不同字体、风格的官印,赞叹道:「琳琅满目,好看极了。」

    女子下定决心,她以后要集齐一百枚通关钤印。

    哥舒陇上笑道:「姜老宗主真是老江湖。」

    姜尚真闻弦知雅意,笑道:「我真名姜尚真,曾经在一个门派里坐过头把交椅,在桐叶洲还算有点名气,没奈何当家三年讨狗嫌,始终无法服众,我就识趣卸任了,让给了更合适的人当家做主,所以才会被那个看守水井的火居道士称呼为「老宗主」,玉山道友这是拐弯抹角在骂人呢。同舟共济,便是缘分,你们以后喊我姜道友,姜兄,姜大哥,都可以随意。」

    姜尚真转移视线,

    笑问道:「许姑娘,这趟桐叶洲之行,还是用许娇切这个本名?」

    许娇切嫣然笑道:「要学隐官大人,行走天下常换化名,就用罗纨好了。」

    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钟情于「罗纨」这个名字,念头生发,自然而然,宛如岸边散步赏景人,蓦然瞧见一尾鱼跃出水面。

    每每提起隐官大人,女修眼中都是仰慕。

    姜尚真递过去一本关牒,微笑道:「罗纨,是个很熨帖的好名字。」材质精美,经纬纵横。罗纨之盛艳冶极矣。编织者的手艺,堪称巧夺天工。

    姜尚真以心声问道:「许姑娘,陈山主跟你说过这趟云岩国之行的内幕了?」

    韩玉树的仙蜕就在姜尚真手上,在蛮荒天下那边用过两次,落在旁人眼中,就是惊鸿一瞥。

    罗纨点头道:「隐官大人让我伪装成那个姓韩的仙人,走一趟天目书院自证清白,必须跟温山长演好一场戏,争取给三山福地吃一颗定心丸。」

    姜尚真意态慵懒,斜靠船栏,双指捏住酒壶脖处,轻轻摇晃,没来由感叹一句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大泉王朝的蜃景城,除了琉璃境界的大雪胜景,是桐叶洲山上山下公认的绝美景象,还有牡丹十万株,繁丽天下无。

    刘愻住处,又有客来。

    白衣少年郎,眉心有痣,头别一枚青玉发簪,身边一个儒衫青年,则头别一根白玉簪。

    两支玉簪都是他们先生所赠,精心雕琢而成。各有八字蝇头小楷的铭文。

    崔东山这边是「朱栏玉楮,新若未触」。

    曹晴朗那边是「望之俨然,即之也温」。

    既然已经被先生亲自揪出了那个隐藏极深的萧形,福地那边就算真正太平了,崔东山已经跟福地内的那些练气士谈妥了价格。

    十之八九,都愿意带着同门弟子、家眷仙裔们重返故乡桐叶洲,至于选择留下的一二,倒不是说他们不想返回故土,而是崔东山打开了一部分阵法禁制,让他们亲身领教了一下何谓上等福地的灵气充沛。结果就是,离开的,留下的,都得给钱。

    手头钱不够的,先欠着,以后慢慢还就是了,到了桐叶洲的,青萍剑宗保证在百年之内不催债,利息又不高,不必着急还清。

    价格按照人头算,有一个算一个,当下境界高的,与门派话事人血缘亲近的,价格就高,还有那些大道可期、根骨好的嫡传弟子,若是钱收得少了,价格定得低了,岂不是等于看不起你们的未来成就?你们这拨天之骄子能忍受这种侮辱?

    至于那拨凡俗夫子的逃难流民,就不谈钱了。崔东山要是敢昧着良心开这个口,都要担心被先生打断腿。

    崔东山做事情还是雷厉风行,既然莲藕福地和大泉王朝之间,凭空多出了这条通道,那就别浪费了,在这件事上,他跟先生都是一般想法,老观主绝对不会长久留下这条道路,指不定什么就会收走。趁着小陌如今就在老观主身边叙旧,赶紧让莲藕福地内的外乡练气士都尽早离开,如此一来,搬伞一事,就轻松一分。

    否则下次谢狗携带一把藏着整座福地的桐叶伞,跨洲远游至此,就需要消耗谢狗极大的储备灵气,她可以无所谓,落魄山不行。

    若非如此,以陈平安的一贯作风,早就让小陌或是姜尚真再加上崔东山,合力带着雨伞返回桐叶洲了,毕竟搬迁整座福地,尤其是如今拥有了大小五岳和一条完整大道的天地,这可比寻常意义上的仙家搬山之举更吃力。此外在远游途中,这把注定无法以仙家手段搁置本命气府内的油纸伞,一旦出现任何「风波颠簸」,都不说破损,只是剧烈摇晃几下,恐怕对福地有灵众生而言,都是一场难以预料后果大小的天灾。

    所以由不

    得陈平安不慎之又慎,小心再小心。

    等到小陌从青冥天下返回落魄山,估计谢狗也可以从十万大山重返浩然天下了,刚好让他们有独处的机会。

    至于小陌能不能守身如玉,谢狗能不能生米煮成熟饭,呵呵,就让他们各凭本事了。

    刘愻察觉到井口庭院这边的动静,匆匆赶来,要么不来,害得他在此枯守一年又一年,要么就一窝蜂赶来这边,你们约好了的?

    虽然碍于职责所在,被身份所拘,不得离开京城外出片刻,可刘愻毕竟是位元婴境老神仙,还算消息灵通,对外界形势的风云变幻,通过购买山水和官府邸报还是知道不少,所以一下子就认出了那个白衣少年的身份,青萍剑宗首任宗主崔东山,剑气长城年轻隐官的高徒。

    刘愻不敢掉以轻心,再次与两位不速之客自报身份。

    崔东山笑道:「晴朗,你去皇宫那边跟姚近之打声招呼,解释一下为何会有这么一档子事,如果皇帝陛下愿意收拾烂摊子,就来这边碰运气淘金,招徕几个凑数的末等供奉,大泉姚氏缺打手,这帮人兜里缺钱,这就叫天定良缘,一拍即合。」

    曹晴朗笑着点点头,与刘愻问路过后,在那雕栏玉栋间弯来绕去,徒步走出宅子,去找姚近之商议此事。

    刘愻心中小有讶异,不曾想还是个正经读书人。

    福地井口那边,一起帮着落魄山「领路护道」的,还有一拨受邀前来此地搭把手的福地练气士,孙琬琰是来凑热闹的,她翘起手指,护甲莹莹。作为本土修士,孙琬琰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炼气士,她幽幽叹息一声,原来在外边,炼气士真是不值钱啊。

    狐国沛湘的嫡传弟子罗敷媚,她负责带领一群莺莺燕燕的狐国女修,难得跑出来透口气,再加上是落魄山陈隐官亲自下达的一道旨意,她们不敢有丝毫怠慢,一个个精心打扮过的狐魅女修,如同宫中的抄录女官,详细记录那数千人的档案,名字道号,籍贯师门,山水谱牒。

    唯一奇怪之处,就是国主沛湘给她们定了个规矩,除了她们动笔抄录,那些桐叶洲炼气士也得排着队坐下来,由自己口述言说,再让他们提笔书写。

    如此一来,狐国这边就留有两份档案了。

    可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吗?

    罗敷媚好像一个巡视官员,盯着那些神色各异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

    除了刚刚跻身金身境的剑客曹逆,还有两个天资不俗的年轻武夫,袁黄和乌江。他们都是准备去外边长长见识的。

    袁黄也坐在脂粉堆里,帮忙录写通关行文。乌江双手捧刀,端坐在桌后边,看似无事可做,实则大饱眼福。

    还有一个来自松籁国绛州的女子宗师贺蕲州,以及一个据说师父是磨刀人刘宗的年老武夫,年近花甲的老人是位六境武夫,先前其实拿到了湖山派高君的请帖,却没有参加那场大木观议事,除了高手切磋的砥砺武道,打打杀杀之外,老人对这些动嘴皮子吵架或是争权夺利的活计,根本不感兴趣。这次老人得到消息,二话不说就赶来这边,要走出这座天地,去看看师父他老人家。

    修道之人的心相天地。

    奇奇怪怪才不奇不怪。

    在那百花姹紫嫣红、翠翠青竹万竿的山巅,青衣饮酒者屈指轻敲白碗,叮叮咚咚清脆悦耳,「怎么说?」

    白衣心魔笑道:「这是什么问题,我能说什么?又由得我说什么?」

    修士与心魔,互为仇寇,冤家相对。

    道人清除心魔如校书,校书如扫心地落叶,旋扫旋生,落叶飘拂又起尘,旋拂旋有。

    「那就打个商量,不如各退一步,你我相安无事?」

    白衣心魔闻言重重叹息一声

    ,双手插袖,抬头看天,「你我心知肚明,陈平安又不是吴霜降,如何能够剥离出心魔。」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没有办法的办法,总是想出来的。」

    「我想不出来。代价是什么?」

    「你想不出来没关系,只要你对某个办法诚心认可就行。至于代价嘛,就是你可以获得一定程度的自由身,类似修士阴神。」

    「听上去毫无诚意。」

    「其实极有诚意了。」

    白衣心魔微笑道:「说一千道一万,我们何必自欺欺人。我其实信得过你们的那个办法,可能换成我之外的心魔,都会觉得不错,估计也就顺水推舟点头答应了,可惜。」

    青衫饮酒者感叹道:「我们曾经的我,真犟啊。也对,没有你,就不会有我们,我们不会走到今天的高度。」

    陈平安真正的心魔,就是曾经的陈平安。

    准确说来,就是那个喜欢自我否定的孩子。

    就在此时,山顶又出现一粒陈平安心神,某种意义上,他才是真身,撤掉了障眼法,身穿一袭鲜红法袍,双手持剑,以剑驻地。

    陈平安席地而坐,长剑横膝,面容和身形俱模糊的他转头望向他们,一个是曾经的自己,一个是纯粹的自己,他笑着与他们招招手。

    拥有一双粹然金色眼眸的青衫客,率先走到陈平安身边,蹲在地上,伸手抓起一捧泥土,攥在手心轻轻搓动。

    而那个好似纤尘不染的白衣无瑕者,犹豫了一下,还是从桌边站起身,走向那边,走着走着,变成了少年,再变成了孩子。

    无需任何言语,象征复杂人性的真实陈平安,与寓意神性的陈平安,双方就都让出了些位置,让那个胆怯的、用怀疑、畏惧、憧憬眼神看着世界的孩子,让孩子好坐在中间,他们就像在无声保护着那个还没长大的孩子。

    孩子坐在地上,背后多出一只箩筐,箩筐只有一层薄薄的草药,孩子轻轻抱着膝盖,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法袍鲜红的陈平安沙哑开口道:「因为知道了长大以后会变得更辛苦,所以才不愿意长大、不想变成现在的我吗?」

    青衫别玉簪的陈平安嘿了一声,微笑道:「原来我们当年也是个吃不得半点苦的小懒虫啊,过去太多年,都差点忘了。」

    伸手按住剑鞘的陈平安喃喃道:「有什么办法呢,终究是回不到五岁之前了。」

    孩子听到这里终于怯生生开口说道:「可以的,退着走就可以了,可以看到爹娘,清清楚楚看到他们,再也不用记不得他们的脸了,还可以听清楚他们说了什么话。」

    说到这里,孩子双脚穿上了一双符合年纪的鞋子,是泥瓶巷孤儿唯一一件没有拿去跟同龄人换食物的旧物件了,可能是实在不舍得,可能是别人不愿意要,不管是什么原因,终究是留在了祖宅的那个家里。

    孩子委屈道:「你不是没有办法走回去,你只是舍不得现在你拥有的一切。你连爹娘都不要了,我不想变成你这种人。」

    青衫神性陈平安右手摘下别在发髻间的那支玉簪子,好像在轻轻吹拂上边的铭文,伸出左手轻轻摸着孩子的脑袋,伤感道:「小傻子么,假的,终究是假的。原来曾经的我,也不是一开始就那么善解人意、懂得体谅别人的,好像也不对,是最喜欢自己跟自己较劲?」

    孩子怔怔看着前边的山外景象,风雨茫茫,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真实的陈平安抬起一只手,从剑鞘上边移开,轻轻捶打心口,如敲门。

    脸庞稚嫩的孩子竖耳聆听。

    原来他们位于一座心相天地中的倒悬之山,山尖朝下,对着那座心相大地之上的尸骨累累。

    满脸泪水的孩子站起身,背起那只箩筐,擦了擦眼泪,攥紧身前的绳子,转头望向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孩子略带着抽泣声,咧嘴一笑,好像在给自己壮胆,「我可不怕鬼。」

    神性陈平安手腕拧转,递给孩子一串糖葫芦,微笑道:「小的更好吃。」

    真实的陈平安好像在皱着脸,不敢看那个孩子。

    孩子犹豫了一下,起身背起箩筐,踮起脚尖,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好像在给他道歉,又好像在安慰他,也好像是在无声告别。

    与此同时。

    数以百万计的「陈平安」白骨尸骸纷纷落下,就像下了一场大雪。

    孩子穿着小小的温暖鞋子,背着大大的沉重箩筐,就这么走入雪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