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文学

首页 五仙门
字:
关灯 护眼
211文学 > 五仙门 > 第一千四十七章 意外相遇

    苏虹本来前几日就应该去另一处商号了,但她还是没有立即动身,而就在这座坊市暂时停留了下来。

    她来青青大陆也是历练的,只是苏虹的历练与寻常修士不同,并非整日的杀戮,而是要熟悉商号中更多的东西。

    自从那天双青青走后,做为某种长期的习惯,苏虹立即派人开始在暗中盯着天灵族。

    后面在花了一些代价后,也从天灵族族人口也没有得到了一些消息,但是用处都不是很大,尤其是关于元婴修士的消息。

    在她没有动用高阶修士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得到太多高阶修士的消息。

    去探听一位大修士的行踪和消息,那需要族中上层批准方可的,“归去来兮”只是一个商盟,并不会贸然得罪某股较强的势力。

    苏虹最终探得的消息是,大长老双烽烟已然回到了族中。

    且听说双烽烟与双青青面见了一次后,双烽烟竟然就给出了族中一块灵气十足的修炼地方,然后什么事情就再也没有发生了。

    “真的奇怪,那双青青过来打听双烽烟消息干什么,当时可还要雇佣元婴期修士与人动手的,这一切都说不通?

    李言那小子送来玉简说,只需将他与赵敏平安的消息送回荒月大陆即可,也不需要魏重然找人来此寻他二人了,他们会自行回去。

    这说明他们肯定有了回去途径,而且很笃定的那种,难道是双烽烟或双青青护送他们回去?

    那双青青之前又是要对付谁,李言和赵敏又怎么认识的双烽烟?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苏虹一时间有些头痛,很快就陷入了沉思之中!

    她虽然能够打听到一些消息,但这次涉及到了元婴修士,普通的斥侯就无法做到多么详细了。

    这就需要苏虹按最常用的方法来判断,那就是多方打听消息,然后再综合各方面消息分析出结果,这个过程才是最让人头痛的。

    而她这次打听到的消息根本就是被双烽烟篡改了族人记忆后的东西,她即便是花再多的灵石,也只能让她越发不能理顺事情了!

    青青大陆极西,这里一处处大峡谷遍及大地,沟壑纵横、山势陡峭,山中大多以黑灰色的低矮植被为主。

    从空中一眼望去,如同一只只或站或伏的巨大黑色怪兽,耸立在天地之间。

    这一日,一道光华自天际划过,落向了下方一处大峡谷之中。

    待得光华收敛,露出了其中两人,李言与赵敏从“穿云柳”之上走了下来,“穿云柳”自动化成一道绿芒飞入了李言腰间。

    “这附近的修士倒真是不算太多!”

    赵敏收回神识,他们从青青大陆南端飞了差不多近一个月时间才到了这里。

    在这一个月中他们也不休息,日夜兼程。

    在与双青青确认了时间后,他们想着能否三个月左右就能重回天灵族,好提前回归荒月大陆。

    这时李言又恢复到了金丹初期的模样,而赵敏修为也隐匿到了金丹中期。

    虽然她体内法力还不能圆润自如,对方只要不是高出她太多,也已经难以判断出她的真实修为了。

    “最后七八日中,我们飞上半天才能偶尔遇到一两名修士了,来到极西之地的大多都是为了‘魂狱族’地下秘窟而来。

    按苏虹的说法,进入地下秘窟的令牌要价一万块低价灵石,并不是所有修士都愿意被坑的。

    毕竟这里已经对外开放太多岁月了,到了里面最大的可能就是空手而归,得不偿失的!”

    李言低头看着脚下一条通往峡谷的下方的小路。

    小路两侧一簇簇灌木丛生,如同一只只墨绿色的刺猬向两边山体上蔓延趴伏而去。

    小路尽头,下方距离他们五十丈左右有一个黑幽幽的洞口,如一张怪兽巨口等待猎物入腹。

    两人说话间,身形并不停留,几乎是脚不沾地,向前快速飘去。

    黑幽幽的洞口向外冒着森冷的寒气,虽然洞中望去漆黑一片,但这对李言和赵敏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影响。

    二人哪怕是不用神识,仅用目力也能清晰的看到百丈以内的一切事物。

    山洞中怪石嶙峋,有得地方仅容一人通过,若是普通凡人行走其间,一个不好,便能被洞中生出的枝枝丫丫怪石撞的头破血流。

    两人很快就“投入”了漆黑的洞口内,在黑暗洞中向下一直行了约莫十里后,他们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明黄的亮光,映的四周一片通明。

    那是一片十丈大小的明黄色光罩,光罩表面黄色灵气流转不定,犹如一条条游鱼来回穿梭。

    “阵法禁制!”

    李言和赵敏互望了一眼,苏虹当初给他们的可不只有两枚“魂狱族”秘窟的令牌,同时还附有一枚玉简。

    玉简里面就记录着关于“魂狱族”秘窟如何进入,以及需要注意的一些事项。

    就在李言二人靠近明黄色光罩时,突然一道冰冷的声音从前方传了出来,声音十分的飘忽,很难让人感应来自何方。

    “你们出示一下进入令牌,否则交出两万块低阶灵石,不然哪里来就回哪里去,不得再前进半步!”

    这声音在洞中回荡,李言和赵敏神识中却是根本没有发现出声之人。

    “他在阵法禁制之内!”

    李言传音给赵敏,他知道赵敏已养成了一种习惯。

    只要与自己在一起时,哪怕是她神识中探测到了目标,也会等自己最后再确认一次。

    李言与赵敏也不说话,手中青光一闪,各自手中都出现了一枚令牌。

    而就在此时,李言和赵敏脸上表情都是一动,立即同时转过了身去,看向了刚才来时之路,身上灵力也是隐隐波动。

    约莫十息左右,就听到了洞中传来了一道道破空之声,随之,一道有些妖媚的声音传了过来。

    “果然也是金丹修士!”

    李言他们其实早已感应到了对方,修士即便不是在斗法中,通常神识也会护在方圆千丈左右。

    这个距离通常即能让自己在危机中反应过来,也能提前探测周边的情况。

    刚才双方都彼此感应到了对方的存在,从气息上隐隐猜出了对方皆为金丹修士。

    所以并没有进一步将神识放在对方身上扫视,那样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现在距离越来越近,双方身上护体灵力发出的气机已是十分的明显,感应越发的清晰。

    “嗯?怎么是他!”

    李言心中突然传来了赵敏有些意外的声音。

    而就在此时,五道身影从上方急速落了下来,在距离李言和赵敏还有一百多丈的时候立即停了下来。

    这个距离,其实对于双方来说都已然十分危险了。

    山洞弯曲,这些人也只能在拐过最后一个弯后才停了下来。

    “怎么是你们?”

    来的五人中,突然传来了一道阴郁的声音。

    李言面色平静的望向五人,五人有老有少,四男一女。

    最前方是一名穿着十分暴露的女子,年龄约莫三十左右,正是一名女子最勾人的时候。

    一套紧身的无袖束衣紧紧裹住曲线玲珑的身体,大片的雪白山峰露在外面,白藕般双臂以及修长大腿以下部位都裸露在外。

    由于山洞拐角并不宽阔,她们之间还保持了一些距离,形成了鱼贯而入的队形。

    女子身后还有一名干瘦黑枯老道,再后是一名被黑色斗篷完全笼罩在内,身材不高之人,从其暴露的双手看出应该是一名男子。

    再侧后一些位置,还有一名年龄看似五十上下的驼背男子,一双阴戾眼睛不停在赵敏和李言身上扫来扫去.

    而最后说话之人竟然是与李言二人认识的。

    他身材消瘦,皮肤呈现出了暗青色,头戴一顶方巾帽,手腕上一串玉珠十分的醒目,五官俊逸中带着阴柔之色。

    “噢,真是如此巧合,在这极西之地也能碰到乌斯图道友!”

    那文士模样之人竟然是巨木族的乌斯图。

    “当真是有缘呐,张……道……友!”

    乌斯图在见到李言的刹那,面皮就抽了几抽,他被那古怪的毒痛折磨了半月之久,令他痛苦不已。

    至今他也只能猜出自己应是在进入对方院落后中的毒,但依旧想不出是如何中的毒,且中的又是何毒?

    “噢,乌斯图你与这两位道友认识?”

    在双方刚一开口后,一直扫视李言和赵敏的驼背男子突然冷冷说道。

    李言立即注意到就在驼背男子开口说话之时,其余几人竟然瞬间移动了脚步。

    隐隐有了包围乌斯图之势,他不由心中一动,随即,立即传音赵敏。

    “我们走!”

    他已然有了一些猜测,于是一拉赵敏,二人体内灵力一催手中令牌,随即手中令牌上腾出了大片的青光。

    下一刻,这些青光就将二人各自笼罩在了其间,在身外顷刻间形成了一个青色光罩。

    随即李言二人脚下一踏地面,化作两道青芒顿时飞向了前方明黄色光罩,速度极快。

    青芒和明黄色光罩刚一接触,李言和赵敏就感觉手中令牌突然间消失无影。

    只是一息,两人就觉得脚下一震,就踏在了坚硬的大地之上。

    眼前景象豁然开朗,光线虽然依旧不是太过明亮,但已不再黑暗一片,一片昏黄中照亮广阔大地。

    这里已然不能再说是一座山洞了,上方洞顶也已消失不见,出现在上空的是幽暗的一片,如同一块巨大的黑幕覆盖在天空之上。

    一眼望去,上空至少距离地面有数千丈之高,大地则是一望无际的荒凉沙漠,昏暗之光就是来自于那些数不胜数的一颗颗沙粒。

    远近中,不少残垣断壁的围墙、宫殿立柱或立或倒,彰显着这里曾经有过不少的巨石建筑。

    此刻入目中,并无一间完好的建筑存在,矗立的巨柱或是倾斜,或是断裂后横砸在沙漠之中,其上裂缝密布。

    裸露在地面上的黑色巨石半斜埋在沙粒之中,只露出或长或短的一部分,如同一截截断枝利矛刺向天空。

    这般的景象一直延伸到远方,让人根本无法知道天际在哪里。

    在昏光光线映射之下,这里的一切,就像夕阳下一座废弃的王朝,让人由心底生出了无边的落寞和孤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