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文学

首页 至尊神皇
字:
关灯 护眼
211文学 > 至尊神皇 > 第三千九百二十一章 目的

    阎无神不知道的是,早在剑神殿,池瑶就和白卿儿握手言和,两个同样骄傲而冷漠的女子,如同闺蜜般亲密无间,甚至相互传了对方绝学神通。

    究其原因,或许是因为来自更强者纪梵心的压力。也或许,她们是以这样的态度,告诉张若尘和天下人她们的骄傲,绝不会因为一个男子而争风吃醋,她们活的是自己。

    针对某一个人的感情,只是她们生命的一部分。她们更大的追求,乃是至高无上的大道,和自身生命意义的探索。

    张若尘一行人,见到她们的时候。二女正在一株紫红色神树下的园林中舞剑,衍化的是阴阳两仪剑阵。

    紫红色树叶不断飘落,两道曼妙绝伦的白衣身影,如天女飞花,翩然惊鸿中见雷霆之威。

    池瑶和白卿儿皆进入日晷修行多年,且各有机缘,如今修为非凡至极,齐齐踏入大自在无量,直追族长、殿主级数的人物。

    剑阵一出,在场众人心中无不暗凛。

    见张若尘到来,二女仙气飘飘的飞落,收剑入鞘。

    空气中,仍残留余香。

    池瑶白色儒袍,发髻挽缠以木簪束之,显得颇为清素,没有往日的气势凌人和华贵雍容。她道:「卿儿炼化石叽神星的世界之灵后,修为已在我之上,看来未来将有很长的一段追赶之路。」

    「凡是都有因果,这未必是好事!再说,池瑶姐姐若与葬金白虎合二为一,我未必是对手。」白卿儿长裙素雅,青丝如瀑,有着凌波仙子般的动人姿态。

    不知情的人,多半会以为她们二女之间有某种特殊情感。

    远处,阎无神用胳膊肘撞了撞张若尘,低声道:「可以啊,这白卿儿心高气傲,且杀伐果断,能这么谦虚,实在难得。如果我没有记错,她的年纪比池瑶更大一些,却以妹妹自居,了不起,你有些让我刮目相看了!」

    「和我无关,有魅力的女子时会相互吸引的。」

    张若尘意味深长的传音,又道:「不过,女人啊,表面上姐妹情深,相互谦让,心中怎么想的,只有她们自己知道。不过,我倒是乐意看到她们如此,竟有些莫名的开心。」

    见张若尘不再像之前那么冰冷,像曾经那般与他打趣,阎无神道:「若尘兄不再怀疑我了?」

    「无神兄能主动告知自己和骨阎罗的关系,已经是对我最大的信任。走吧,该谈正事了!」

    张若尘看了一眼身旁一直沉默的般若,向池瑶和白卿儿走去。

    虽然与阎无神谈笑风生,一派轻松写意的模样。实际上,让三个以上的女子同时出现,而且还有许多外人在场,张若尘心中多少是有些异样。

    而且他相信,这三个女子心中也必然怪异,绝不会像她们脸上那么淡然和无所谓。

    本属于石叽娘娘的那座琉璃神殿中,张若尘、阎无神、白卿儿、池瑶、般若,还有神古巢的五大长老,分坐大殿两侧。

    值得一提的是,葬金白虎如今乃是神古巢五族「葬」族的大长老,卍字青龙为「卍」族大长老。

    另外三大长老,分别是「生」族的雾真大长老,「一」族的一城大长老,「衍」族的清福大长老,皆是大自在无量的修为。

    神古巢仅仅只是现在展现出来的冰山一角,已经让张若尘大为震撼,对这个神秘莫测的史前文明有了更深的了解。

    全部实力展现出来,怕是超过天庭的任何一座主宰世界。难怪天庭和地狱界开战,神古巢却能中立其间数十万年。

    一番寒暄和介绍后。

    如书生般洒脱自然的池瑶,露出慎重神色,向坐在她右手边的张若尘道:「尘哥,我们此来黑暗之渊防线,乃是打算前往下界,营救星

    海垂钓者。这是太师父和神古巢祖神一致的意思!出发时,太师父叮嘱,让我一定要请你一起前往,不可冒然行动。」

    张若尘敏锐的把握住了什么,道:「太师父去了神古巢?」

    池瑶点了点螓首,道:「三位半祖一旦进入幽冥地牢,天下必有巨变,天庭那边的许多诸天都在暗中联络。昆仑界和神古巢的顶尖人物,怎么可能不亲自会晤?」

    「我和太师父是一同去的神古巢,已经与祖神商量妥当,达成守望相助的战略合作盟约。祖神不能轻易离开神古巢,他已经多次让我向你发起邀请,想亲自见你一面。」

    「会有机会的。」

    张若尘道:「雨卡背为何会在下界,而且似乎还遭遇了不测。」

    「因为星海垂钓者被囚禁在魇地,而魇地,就藏在下界。」

    说出这话的,正是阎无神。

    般若坐在池瑶的下方,声音响起:「阁下不是早就逃出了魇地?你怎么知道魇地藏在下界?或者说,阁下是魇地迁往了下界后,才逃出来的?」

    此话一出,神古巢的几位长老,皆脸上微变向她盯去。

    谁都能听出,般若对阎无神不仅仅只是质疑。

    阎无神的目光,深沉的盯向般若。

    般若毫无畏惧的回视。

    连生死都不惧,若是被阎无神之前的几句话就慑住,她也就不是般若,

    阎无神赞叹的点了点头,道:「很有个性,难怪当初张若尘为了你与我生死决战,我现在有些懂了!」

    「我虽离开魇地,但在魇地还是有那么一批追随者和秘密留下的亲信。若连这些后手都没有,我怎么能活到现在?若连一批追随者都没有,岂不活得很失败?我像是一个失败者吗?」

    阎无神这番话,早已在神古巢,就对祖神和太上说过。

    池瑶相信祖神和太上看人和识别谎言的能力,道:「五百年前,九天前辈到昆仑界,他告诉我,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中曾经剑神殿附近的空间,发现了雨前辈和人交手的战斗遗留痕迹。其中,的确有骨阎罗的气息。」

    她继续道:「我先一步赶来石叽神星,就是想要向卿儿询问,她是否有与雨前辈沟通的特殊手段,比如《云梦十三篇》中的秘术。」

    白卿儿身上霞光蕴养,哪怕坐在那里,也在继续融合世界之灵,细雨轻声:「师尊精神力高深,若是能够沟通,他肯定会主动联系我。至今都没有联系,只能说明他的精神力被彻底封禁,也可能……已经遭遇不测。」

    雾真大长老道:「哪怕修为高到骨阎罗那个层次,想要彻底炼化星海垂钓者,也绝非短时间可以做到。更何况,骨阎罗拥有始祖残魂,神魂本身就很强大,炼化吸收星海垂钓者并不是那么迫切。冲击半祖境界的社会,倒是有可能将之炼成一株补药。」

    白卿儿道:「以幽冥地牢那边的情况推断,骨阎罗肯定已经赶过去。这是他将来是否能踏入半祖境界的唯一机会!这也是我们营救师尊的绝佳机会!」

    张若尘道:「无神兄应该有办法找到魇地吧?」

    阎无神道:「我现在并不清楚下界的具体情况,一切只有去了才知道。你是知道的,太古生物和大魔神仇深似海,正常情况下,不太可能有某一族的修士接纳魇地和骨阎罗。但,万事没有绝对,骨阎罗精通诅咒,完全有可能使用这种方法控制太古生物,达到藏在太古十二族内部的目的。」

    「去了下界,我先留提前约定好的记号,看有没有修士主动来找我。如果没有,寻找魇地还真有些麻烦,说明骨阎罗离开的时候,已经将整个魇地封界,禁止修士出入。」

    「而且,下界浩大,以骨阎罗的手段,哪怕不

    藏在太古十二族的内部,以能轻松隐藏魇地。一界可藏于方寸!」

    张若尘摆了摆手掌,道:「不,骨阎罗带着魇地去下界,绝不会只是躲避当世半祖那么简单。他的真正目的,应该是挑动太古十二族,对地狱界发起全面战争。所以,你的前一种推测,可能性更大。」

    阎无神道:「其实,就算骨阎罗去了幽冥地牢,魇地依旧危险。这些年,离恨天阎氏在离恨天,吸纳了不少古之强者的残魂,并且帮他们寻找了夺舍体。其中一些,在数十万年前,就已经夺舍成功,现在的修为深不可测。魇地的其中一些地方,被化为禁区,我都无法进去,不知其中到底藏着什么。」

    突然,白卿儿开口,道:「你们刚到,或许对黑暗之渊防线的情况,不是那么了解。我的确很想尽快救出师尊,但不得不说的是,当前最迫切的事,乃是阻止太古十二族发起全面战争。」

    「根据最近发生的一系列小规模战争,与太古十二族不断集结的兵力,全面战争已经箭在弦上,说不定就在这几天。」

    「全面战争一旦爆发,必会引发连锁反应,然后席卷整个宇宙。本是要进入幽冥地牢的石叽娘娘和天姥,可能都要改变计划,回来防守。而这,可能就是骨阎罗等人想要的结果。」

    殿中众人,陷入沉寂。

    都在演算全面战争爆发后的各种情况。

    张若尘道:「我曾答应过石叽娘娘,在他们进入幽冥地牢的这段时间,要阻止太古十二族向地狱界发起全面战争。」

    「这怎么阻止得了?便是有天尊级的怒天神尊坐镇,也压不住太古十二族。」

    「只有半祖可以震慑他们,一旦让他们知道半祖已经进入幽冥地牢,战争立即就会爆发。哪怕他们只是猜测,也不会错过这个万古未有的反攻上界的时机。」

    「帝尘大人,此事已经超出我们的能力范围,前往下界营救星海垂钓者才是我们的任务。」

    「其实可以进入下界后,制造一些动乱,或许能够对太古生物形成牵制。」

    ……

    殿中激烈争论起来。

    张若尘笔直的坐在那里,没有参与争辩,显得极为淡然平静。

    池瑶看向他,微微一笑:「尘哥看来是胸有成竹,打算怎么做?」

    张若尘轻轻敲击桌案,众人随之安静下来。

    「其实,营救雨前辈和阻止太古十二族发起全面战争,并不冲突。」他扬声道。

    阎无神为之侧目,露出好奇的神色。

    张若尘继续道:「可以分头行动,无神兄和神古巢的几位长老,先进下界,打探魇地藏在什么地方。合适的时候,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可以制造一些动乱。当然也可以不做,因为地狱界必然已经派遣神灵潜入进去做这件事。」

    「我和瑶瑶会先去太古生物的大营,想办法拖住十二族大军。」

    「骨阎罗想要挑动太古十二族进攻地狱界,那么防线对面的大营中,必然有魇地的潜藏者。将其揪出,找魇地就容易多了!」

    张若尘话尽于此,没有将实施细节和自己的计划全部讲出。

    「若尘兄,你永远可以相信我,我的愿景或许没有你那么伟大,但我们理想的方向是一致的。你心境通透,我对你有所隐瞒,你察觉得到。我也希望,你能察觉到我心中的真诚。」

    阎无神和神古巢的四大长老离开前,慎重而认真的,对张若尘如此说了一句话。

    这是聪明人之间的对话,开门见山,但真假自辩。

    池瑶和白卿儿携淡淡的香风,走了出来,一左一右站在张若尘身旁,看着消失在虚空中的五道身影。

    池瑶目光

    微微冷凛了几分,如出鞘之利剑,道:「阎无神此人背后隐藏有大秘,其言不可尽信,此去下界,必须万分小心。」

    白卿儿道:「能修成六道轮回的人,怎么可能像他自己讲的那么简单?此人很厉害,我看不透,难辨善恶,敌友不清。」

    「连卿儿都看不透?」

    张若尘对白卿儿的聪明才智,一贯很有信心。

    白卿儿道:「我能看见的只有,他对你只有战意,没有敌意,至少现在没有,这已经非常了不起。换做别的任何人,站在他的位置,也恨不得早些杀了你这个唯一能压他一头的未来始祖,以光耀天下。这种不嫉妒、不狭隘的心胸,已经足以令人佩服。」

    池瑶道:「反常就一定有反常的理由,比如他根本不在意什么未来始祖、天下第一天骄的称号,他在意的东西在更高的地方。「

    葬金白虎这时走了出来,口吐清脆的声音:「你们想那么多做什么?与其研究他人,不如强大自身,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同样是史前生物,我和卍字青龙反正迟早有一战,以确立自己在天地间的位置。」

    张若尘看向它那颗硕大而毛茸茸的头颅,道:「说得很好,好气魄,有进步。你和瑶瑶加油吧,别被他甩得太远。」

    随之,张若尘双手一左一右分别拦住池瑶和白卿儿的纤腰,还没有享受到紧致的手感,就立即被挣脱。

    二女向殿内走去,几乎齐声说道:「大事当前,请帝尘自重。」

    旁边,葬金白虎笑了起来,带有嘲讽意味的道:「池瑶和白卿儿,可不是魔音和罗乷那样的女子,任你拿捏。」

    「这话是谁说的?」张若尘道。

    葬金白虎立即不笑了!

    「今后,我不想再听到这话。」

    这话中蕴含的贬低,让张若尘颇为不悦,在葬金白虎的屁股上重重拍了一下,才转身走进殿内。

    这一巴掌极重,将葬金白虎打得尖叫,屁股都红了一片。

    进入殿中,张若尘还有许多细节的东西,准备和池瑶、白卿儿商议,般若却迎面走来,站在他对面。

    此刻没有外人,般若再也没有那股强硬,眸中微微泛红,低声道:「对不起,之前因为我的冒失,让你在与阎无神的交锋中落入了下风。」

    般若很清楚,张若尘和阎无神在巫殿外见面的时候,两人无形的交锋就已经开始。

    阎无神知道,张若尘在怀疑他。

    张若尘也知道阎无神知道。

    般若知道自己错在不该不帮张若尘,自以为是帮了,但她的参与,反而让阎无神以她为突破口,抓住了张若尘的弱点,给予最猛烈的反击,让张若尘再也没有了出招的机会。

    本来张若尘若是乘胜追击,是有机会抓住阎无神话语中的破绽,然后,逼他出手。

    可惜,阎无神猛烈的反击后,张若尘就再也没有开口的机会。

    再开口,只会换来阎无神无情的嘲笑,只会输得更惨。

    张若尘能感受到般若心中的愧疚,更能感受到她的屈辱,笑道:「这就被打垮了?你要知道,阎无神这样的人物,不知多少元会才出一个,败一场是很正常的。」

    「但我接受不了,因为我,让你输给他。换做是女皇和卿儿姑娘,就绝不会是这个结果。」般若道。

    「这不算输!」

    张若尘安慰她,道:「阎无神当时反应那么过激,想要借你这个突破口,彻底让我闭嘴,其实恰恰暴露了他心中有鬼。来到这里后,他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刚才临走时,才会主动坦白对我有隐瞒,这其实就是在补救。」

    「换做是我与他交锋,他未必会暴露这么明显

    的破绽。好了,我知道你这次受的打击很大,回白衣谷吧,跟绝妙禅女、言输禅师他们多交流佛理,宠辱不惊,才是真的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