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文学

首页 大魏芳华
字:
关灯 护眼
211文学 > 大魏芳华 > 第四百三十五章 谅他不敢

    道士张羽等人返回关中武功县时,秦亮耕种的那片土地、已经变成了绿油油的一片。

    天气也日渐暖和了,春小麦生长的时间段、正是光热条件比较好的季节,长得确实快。难怪从播种到收获只需几个月,这在北方地区、算是长得挺快的粮食作物了。

    道士们带回来了一个消息,说是成都官场的人在议论姜维的主张,姜维要敛兵聚谷、诱敌深入!

    姜维的主张在蜀国官场并不是秘密,还在朝堂上争吵过几次,蜀国宦官、文武私下也在议论。所以只要接触到蜀国官场的人,想打听到此事很容易。

    费文伟的长女费氏以为,两个道士都是费文伟的人,遂把他们留在费府招待了一段时间。他们因此听到了这个消息。

    不过秦亮通过校事府的途径、也得知了一些迹象,即便没有那两个道士,他迟早也能确定此事。

    前几天有一支运输蜀锦的商队走沔水(汉江)到荆州,里面就有校事府的细作。贩卖蜀锦是蜀汉国的国策,当年诸葛亮自己家也种了许多桑树、用来养蚕制作蜀锦的原料。所以不管三国之间怎么打仗,生意照做不误。

    细作路过汉中时,发现蜀军正在新修南郑、乐城(城固)、赤阪(洋县)等地的城防,且在拆兴势的工事。校事府细作到了襄阳之后,绕了一大圈才把消息报到关中。

    那姜维明知、秦亮此时正带着大批洛阳精兵在关中屯田,却在这个时候把兴势的工事给拆了,这简直是在挑衅!谅秦亮不敢去打汉中?

    而且地方也很有象征性、颇具嘲讽意味,当初曹爽大败,便是因为被阻挡在了兴势!

    陆凝在麦田间找到秦亮时,看起来竟有点纠结。她把消息告诉秦亮之后,便解释道:「先夫曾忠于费将军和汉国,妾本不该为秦将军做这种事。可是将军数次有大恩于妾、又为先夫报了大仇,妾实不忍见将军被姜伯约算计。」

    稍作停顿,她又正色道:「姜伯约处心积虑、想要诱使将军中计,将军定要当心阿。」

    秦亮听到这里,神色复杂地看向陆凝,忍不住说道:「仙姑不用担心,用计谋哪有那么神奇?并不是我中了姜维的计,我就一定会一败涂地。」

    陆凝怔了一下,幽幽道:「妾确不懂军事。」

    秦亮沉吟道:「姜维是想算计我,但并不一定想瞒着我。他想设计、我也愿中计,如此而已。」他又看了一眼陆凝,「有些事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常有的事阿。」

    最后那句话、好像让陆凝多想了,她的眼神有点闪躲。那双细长的柳叶眼很有意思,有时候好似用余光在看秦亮、又好像没看,十分微妙。

    她轻声道:「只是妾多虑了。」

    秦亮听罢,说道:「卿的心意,我知道的,也很感激。」

    但陆凝身边那两个道士打听到的消息、只有笼统的方略,确实作用不大。

    要想通过女干谍影响大事,至少得弄到姜维的具体部署、具体战术才行。譬如姜维的各路兵力都放在哪里,人马多少、什么配置等等。

    道士必定接触不到这种东西,估计费祎的长女费氏倒有可能。费祎虽然去世了、但他儿子还在做官,据说蜀国内臣也与费氏有来往。

    然而要费氏帮忙搞到汉国的机密,基本不可能!她没有理由做这种事、给她父亲的气节抹黑。

    这时陆凝伸手到袖袋里,拿出了一卷布帛,说道:「对了,费氏给将军回了信。」

    「哦?」秦亮发出一个声音,意外之余,仍伸手接了过来,把布帛拉开。

    字迹一看就像十余岁小女郎的手笔,字体秀气漂亮、笔法也不甚成熟,不过因为在布帛上写字会洇墨,所以影响了工整感。

    内容中规中矩,无非就是回应秦亮的慰问,表达致谢,又写了一些她的父亲费祎对秦亮的评价、大体都是好话。

    但秦亮毕竟是敌国大将,费氏愿意回信、本身就是一种态度。而且她的回信字数不少,写得也很认真。

    信中有一些回应秦亮来信的内容,也表明她仔细读过秦亮的书信、说不定不止读了一遍。比如她专门提到了月亮,大意是说成都常有阴天,虽是同一个月亮,但她那里、只有夏秋最容易看到月光。

    秦亮看了一遍书信,收起了布帛,不禁抬头观望天空,接着用随意的口气对陆凝道:「毕竟是大家闺秀,还挺有礼貌。」

    陆凝轻声道:「那是因为她认为、秦将军与费将军有私交。」她顿了顿道,「汉国皇帝有意让费家女郎做太子妃,费将军离世了、汉国皇室对费家仍有恩宠。」

    秦亮点了一下头,稍作寻思,也不觉得有什么办法、能让费氏为自己办事。

    上次秦亮就知道,费氏怀疑莿杀事件与姜维有关;不过那是私仇,费氏考虑到她父亲的意愿、也不太可能背叛汉国。

    两人一前一后,沿着田垄继续往前走。秦亮伸出手掌,稍微侧身弯腰、才让手心从麦尖上拂过。

    秦亮偶然间转头时,看见陆凝在观察他的动作,便随口道:「看着亲手种下去的麦子,一天天长高,莫名觉得挺稀奇的。不过那些每天都面朝黄土背朝天的附农,感受应该大不相同。」

    陆凝的声音道:「先前听秦将军言下之意,将军明知姜伯约有备而来、也要去攻打汉中?」

    秦亮在原地站了一会,但没有回答。

    陆凝抬头看他的脸,又问:「将军用兵,是为了结束兵祸、造福百姓?」

    秦亮终于开口道:「最直接的动机,还是为了征治利益。」

    陆凝幽幽叹了一口气,只是伸出手指,轻轻捏着秦亮亲手种的麦株绿叶。

    秦亮看了她一眼,想了想道:「但天下一统、结束内战是对的,长年累月地这么相互厮杀,没有多大的意义。魏国实力大得多,只能由魏国来兼并各国,否则死的人更多。魏军举国有五十万兵力以上,如果是吴国或蜀汉来一统,要打多少仗、死多少人才能成事?等打完仗,怕是人口都打没了阿。」

    陆凝沉吟道:「秦将军所言,好像也有道理耶。」

    秦亮站了一会,恍然道:「仙姑问我是否去攻打汉中,我现在无法回答。因为魏国的对外战争,很多时候都有内部问题。」

    陆凝露出一丝笑容:「原来如此,妾还以为、将军只是不愿向我泄露军机。妾也是汉国人阿。」

    秦亮随口道:「费文伟死了,你们要重新效忠姜维吗?那得先问他要不要你们。」

    两人继续往麦田对面的路上走去,渐渐沉默了下来。秦亮也走了神,犹自琢磨起了事情。

    刚才秦亮对陆凝说的是实话,魏国对外作战、问题往往却在内部。只要一想曹爽伐蜀的来龙去脉就明白了。

    其实在曹爽时代,魏国的国力兵力、便已经具备了灭国的条件。

    虽然魏国经历了曹爽伐蜀的失败、勤王战争、王凌王飞枭对吴的失败,以及毌丘俭起兵;但是内战的兵力损失都不大,失败的一方太容易投降了。死伤最多的一战、反而是王飞枭在东关的局部战役。

    秦亮也几乎没杀降兵,魏军远远没有到伤筋动骨的地步……现在他的麾下,就有一些士卒曾是司马懿麾下的人,还有一些人是幽州军降兵。

    不过兼并战争依旧拖到了现在,几乎毫无进展,魏军反而经常处于战略防御地位。

    之前是司马懿与曹爽相互拖后腿;现在秦亮主要是打內战,王凌去

    打江陵,一遇到挫折、幽州马上反叛。

    但眼下这次、确实又是个机会。秦亮手里四万余众中军精兵、正在关中屯田,这时姜维竟然故意把兴势给敞开了!

    姜维击杀了雍凉都督郭淮之后,气焰似乎愈发嚣张、越来越狂,真的以为秦亮不敢去打他?

    秦亮的仪仗里有一柄黄钺,只要给洛阳送一份奏书,他就可以调集雍凉地区的兵力、进而自己发動战争。不过为了得到大魏全国的支持、让战争动员不仅限于雍凉,譬如汉中的沔水就通往荆州;秦亮此时仍然打算、先与王家说到明面上。

    这也是给王家施压的时机。

    原先秦亮通过军功、与王家讨价还价的方式显然没用,几乎无法改变现状。

    而在雍凉地区发起对外战争,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无论成不成功,秦亮都能借机对西线的人事进行调整,进而扩大自己的势力。

    当然若能打下汉中,影响会更大,到那时、秦亮几乎就成了接任王凌的不二人选!那么大的功劳威望摆在世人面前,谁还有脸出来争、能不能争得赢?

    而且秦亮已经感觉到、王家内部的规划并不统一,也不太坚定,尤其是丈人王广、一向就不是个性格坚毅的人。也许施加更大的压力,反而能改变王家人的立场,让形势尽早进入更稳定的平衡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