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文学

首页 我在冥界当萌新
字:
关灯 护眼
211文学 > 我在冥界当萌新 > 第八百九十八 危机四伏

    三师兄撇了一眼,给了大师姐一个白眼,「是不是的,大师姐自己心里清楚。」

    「哈哈哈哈……」

    大师姐笑的是越发的开心了。

    三师兄气呼呼地开始继续干活了,小十七也退回到了后面,以免影响大师姐干活的速度。因为小十七可是想快一点吃到啊。

    大师姐也开始,埋头干起活来,因为刚才的开心,还时不时地笑一下,倒是三师兄,听到了大师姐的笑声,微微地勾了勾嘴角。

    三师兄刚才看到大师姐有点要哭的时候,就知道大师姐心情不好了,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可是,这是大师姐唉,是他唯一的大师姐,他肯定是要把大师姐偷偷地哄好的,事实证明他也做到了,三师兄很开心,因为大师姐已经安全忘掉刚才要掉眼泪的事情了,还时不时地因为欺负了自己而傻笑一下。

    三师兄也跟着笑了起来,小十七师弟倒是去看的有趣,成年人的世界,他小十七可不懂,干个活还能干的这么开心。

    不过小十七师弟想到这里的时候,好像忘记了,自己也高兴地站在这里等着干活。

    三师兄还是知道了,肯定会说小十七师弟这是以五十步笑百步的。

    厨房里其乐融融,厨房外面,好像一群大鸟,叽叽喳喳个不停。

    「二师兄你还是不要去烧烤了,我们帮你,把你的活给干了,你去休息吧,或者找点水把脸敷一敷。」

    「对啊对啊。」

    这一群师兄弟们开始对二师兄爱心泛滥了,之前还在笑着打的好,现在因为大师姐打的重,又开始关心二师兄。

    要是大师姐知道了,肯定会暗暗骂一句,你们去这些个墙头草,倒来又倒去的。

    不过可惜大师姐在厨房压根听不到,所以师兄弟们才会这么肆无忌惮地敢帮着二师兄,要不然大师姐在这里的花,他们指定会假装好像看不到。

    一句关心都不会给二师兄的,也难怪二师兄平时会对师兄弟们这么严格了,这些家伙就是改鞭策,不然他们也不会对自己有关心。

    唉……

    二师兄突然感觉到了来自一群墙头草,在姐姐不在的时候,是这么摇摆的,所以啊,平时怎么会不好好严管他们。

    反正这一群师兄弟们老没良心了。

    可是以二师兄阎理的慧眼,怎么会看不出来呢,只有大师姐不在边上,才给他一点点的破关心,二师兄翻了个白眼,冷淡地应了一声。

    「嗯,一会儿吃过午饭都给我修炼。」

    说完,阎理站起身,往着凉亭走过去了。

    各位师兄弟们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委屈的不行,这二师兄的脾气怎么这么大啊,我们好心关心他,他居然这残忍叫我们吃过饭以后修炼!

    大家觉得刚才是不是应该当作看不见比较好啊,不要管二师兄比较好啊,不如让二师兄痛死吧。

    呜呜呜……

    各位师兄弟们的气压非常的低,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原本还在叽叽喳喳开心的不行的师兄弟们,这会儿鸦雀无声,生无可恋。

    他们不服啊,可是他们不敢做无谓的抵抗,呜呜……二师兄除了怕大师姐,太凶了,而偏偏在修炼这一件事情上面,大师姐和二师兄是一个鼻子出气的,意外的配合。

    所以,想要从大师姐这里说服,再让大师姐去制服二师兄,让二师兄不要管着他们修炼,那就是白日做梦了,说不定还会被大师姐训一顿。

    所以说,各位师兄弟们还是放弃了这一个想法,二师兄这口一开,就等于是金口了,没人能改。

    一群情绪低落的师兄弟们……

    这时候,凉亭

    这边,二师兄已经走到了石头桌子边上找了一个石头凳子。

    老人家靠在石头柱子上,缓缓地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来人,是二师兄。

    「怎么?被撵过来的?」

    二师兄笑了一下,「怎么可能,想什么呢。」

    「这么热的天,你让他们修炼什么啊,就不能让这些小子们开心一会吗。」

    「修炼好了,他们才会开心,都没有熟练的功法,他们的开心是没有价值的。」

    「啧啧……」

    老人家抬眼看了一看这个眼前的少年,一身傲骨,却脸肿的跟个什么似得,还要话说的那么硬。

    「你平时都是这么管教你的师弟们的?」

    「嗯,不鞭策如何能成。」

    老人家点了点头,「也是,不鞭策如何能成。」

    老人家转悠看向二师兄,然后开口道,「要不要和老人家我下盘棋啊。」

    老人家后面半句没有说出来,是让他老人家在鞭策鞭策这个小子。

    二师兄点了点,「可以。」

    「嗯,棋盘在那里,你拿一下放过来,不过先说好,老头子我这棋,是帮你的那些个师兄弟们下的,老头子我要是赢了,你就不要让他们这么热的天还修炼了。」

    二师兄在铺棋盘的时候抬眼看了一下老人家,点了点头,「可以,不过只今天。」

    「哈哈……倒是很会讨价还价,行吧,能休息一天是一天,来来,让我这老头子来替他们争取一下,有没有这么一个开心的机会,看来还是得靠老头子我的运气了。」

    二师兄放好棋盘以后坐了下来,开口道,「您这话是怎么说。」

    老人家摸了摸棋子,「那还不是因为,看你会下棋吗。」

    二师兄倒是没有解释什么,会下棋就是会下棋。

    「嗯,会一点。」

    「那就好,我喜欢和下棋的人一起下棋,这样对话厉害,这才下的有意思,下的痛快。」

    「过奖了。」

    老人家撇了撇手,「唉,你先把,我年纪大,理应让你先下。」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二师兄觉得完全没必要因为第一个子让来让去,因为棋盘上的对家如果和自己实力相当的话,不管是谁先落子,都不会代表占了便宜的。

    厉害的对手,可不会因为让你先下,或者让了你几个子就输了,这样的对家随时都有掌控风雨的能力,也只有这样的对话才会让这局棋,变得更有意思。

    过度的谦虚就会是虚伪了。

    所以二师兄,并没有客气没什么,直接落下了一子。

    老人家也是很稀松平的下了起来。

    因为这只是开局而已,所以还暂时没有动静。

    双方下的都很平稳,起码老人家看起来是这样的,但是二师兄的棋子显然看起来要更为的我来势汹汹。

    而老人家也是不急不躁,只是抬眼看了一下二师兄,然后笑了笑,「小子的棋,不错啊,不过需要这么凶吗。」

    「过奖了,不过是各自的下法不同而已,爷爷的棋,看似平稳,但却实则危机四伏,您可不要说的,我心狠手辣一样,要不是您的棋这么危险,我又何必,这么走。」

    「哈哈……好小子。」

    老人家还收很满意这小子的棋艺的,一个人的内心,或许是从脸上看不到的,从嘴里也听不到的,但是可以通过下棋,看待对方的心。

    这也就是老人家格外喜欢下棋的原因,一个人的心中是什么样的,在棋局之中会显现的淋漓尽致,一点也藏不住。

    野心是会放在棋盘上处

    刑的。.

    当然,老人家觉得眼前的这小子,心里可不是野心,而是别的东西,他藏的再深,也难免有不流露的时候。

    谁能把百分百的自己都藏的严实呢,没人可以。

    老人家,每一招都是在给二师兄下圈套,他可没有打算给这小子放水,因为这小子的每一步棋都剑走偏锋,凶险万分,这哪里是在下棋,根本就是在老人家动真格的打仗啊。

    老人家觉得赌注不是这小子想要赢的根本,他心里藏着别的打算,别的动机,这么小的小子居然有这么深的心机,这的是不简单。

    老人家并没有说什么,他只是看了一眼这个二师兄,一张稚气尚未张开的脸上,却藏着他这个老人家都几乎差不多的城府。

    老人家眨巴了眨巴眼睛,开口对着二师兄说道,「小子啊,你棋艺倒是不错的。」

    二师兄面无表情的回答道,「多谢夸奖。」

    「不过老头子我就是有点好奇。」

    「好奇什么?」

    「这个世界,就这么几个人,还有你想要算计的人?」

    听到老人家这么一说,二师兄的眉头一动,有恢复了平静,「您不就是,这现在在下棋,在棋局之中,不算计一下您,我要怎么赢?」

    「哈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有道理啊有道理!十分有道理,可这棋你下了算计了吗?老头子我怎么没有看出来呢。」

    二师兄不说话,实际上这一盘棋,布满了他的算计,他觉得这局棋,赢定了,因为老人家说看不到算计,这样也就不知道,自己设的陷阱,那就是稳稳的。

    而老人家眯起眼睛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圈,最终选定下了一个地方。

    二师兄一看老人家下在这里就高兴的不行,这不就是稳稳的赢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