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文学

首页 家父汉高祖
字:
关灯 护眼
211文学 > 家父汉高祖 > 第573章 天资聪慧夏侯赐

    「殿下,你为什么不自己去廷尉呢?「

    周升虽然算是这些人的小头目,可记性实在不太好,这次也是支支吾吾的,晁错所交代的那些,一个都没能说出来,看着自己的兄弟们七嘴八舌的,说的话没一个是靠谱的,他无奈的询问道。

    刘安一愣,开口想要说些什么,迟疑了片刻,方才说道∶「如今我已经跟过去不同了,身为太子,再前往廷尉就有些不太合适了。」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陛下不也天天往廷尉跑吗?我在廷尉都好几次见到陛下了,陛下对廷尉比我们还熟呢!」

    周左车用肘子推了下周升,不好气的骂道:「殿下那是不愿意去吗?殿下那是不敢去!张释之那厮与殿下有仇,殿下的车走在长安内,看到张释之都要躲避,何况是直接去廷尉,那不是自讨苦吃吗?」

    周升顿时反应过来,叫道:「张释之这个女干贼,实在可恨啊,我们可不能让这厮如此得意,得找个机会,将这厮干掉,让宣平他阿父来当廷尉,到时候廷尉士卒来抓我们,我们就可以挟持宣平!」

    刘安脸色有些发黑,不悦的说道∶「胡说八道,谁说我不敢去廷尉?张释之又如何?我只是厌恶这个人,不想去见他而已!」

    「先不要扯其他的,将晁错所吩咐的都告知我!」

    众人继续说了起来,只是说的都有些离谱。

    「晁错他说了,要让那些士子们去养猪!「

    刘安不可置信的看着夏侯赐,「你确定晁错士这么说的???」

    夏侯赐满脸的自信,「那是当然的,我亲自听到他说什么不养猪的不收!」

    「他说是养猪的不收吧?」

    几个人再次议论起来,可他们都很确定,晁错确实说了养猪之类的话,刘安有些呆滞,他茫然的看向了一旁的冯唐,冯唐此刻也是紧皱眉头,这官员考核跟养猪有什么关系呢??

    冯唐迟疑着询问道:「殿下,要不还是再派人去打探一番??」

    刘安沉默了片刻,忽然低声说道∶「我们这次是在县衙进行考核,县衙的小官吏,平日里接触最多的就是这些平民百姓…而那些地位极高的权贵子弟们,他们向来是不屑跟百姓为伍的,晁错的意思,或许就是让我们招收一些身份不高的…」

    刘安说着说着,连自己都说服了,「没错,晁错就是想要淘汰掉那些不愿意做脏活累活,参与考核只是为了镀金的权贵子弟们,这些权贵子弟来参与考核,寒门子弟定然是没有办法争锋的,可若是考核养猪,那些权贵们定然放弃…」

    「如此一来,我们就能找收到很多来自民间,能吃苦耐劳之人啊!!」

    刘安猛地拍了一下手,叫道∶「不愧是晁公啊!!当真了得!难怪这陆贾总是不同意我的上书,果然,我想的还是有些太片面了。」

    很快,刘安就低着头,在自己的上书里很详细的规定上了关于养猪的考核内容,就包括安排长达七天的养猪流程,看谁养的最好,其实就是借机淘汰掉一些来镀金的权贵,毕竟养猪对权贵来说就是一种羞辱。

    刘安心情大好,再次看向了群贤们,「来,来,你们继续说!」

    夏侯赐此刻又说道:「晁错还说了,参与考核要让士子们掏钱!要狠狠的抢他们的钱财!」

    刘安提笔正要熟悉,忽然又懵了,看着夏侯赐,「你确定???」

    周升看到太子有些狐疑,顿时就不干了,拍打着胸口,为夏候赐担保,他说道∶」殿下,夏侯赐这小子,天资聪慧,纵然在我们群贤之中,那也是有名声的,他记性最好,他说的肯定是对的!「

    「对,对,我也记得晁公说了什么抢其财物什么的,对,晁公是这么说的,他说

    要看谁有钱,然后抢那个最有钱的人,还要当着众人的面去抢,让很多人都看的到,起到一个很好的效应!」

    刘安茫然的看向了冯唐,冯唐是彻底坐不住了。

    」殿下,这不对啊,养猪倒是说的过去,这抢劫财物是为何啊,人家来参与考核,当官吏,我们去抢劫人家的财物,这成何体统啊,还要让天下人都知道,这不是胡闹吗?我确信晁公是不会说这样的话,实在不行,还是派个人去问问晁错,不要听这些人胡说八道了…」

    周升勃然大怒,「老头!我们费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从廷尉跑出来,传递消息,你却觉得我们是在胡说八道吗?我们说的各个都是实话!!若是有半句假话,你让殿下直接处死我!」

    刘安急忙说道:「不许对冯公无礼!」

    刘安皱着眉头,再次沉思了起来,「养猪是为了淘汰权贵,抢劫又是为何呢??对!我明白了,如今天下开商,各地的商贾为了能挣到更多的钱财,都是在全力资助自家的子弟们去当官当吏!」

    「可是他们的名誉不好,因此,通过其他途径没有办法当官,晁公此举,莫不是要淘汰掉那些商贾之家?权贵是不愿意养猪,可商贾未必就不愿意啊,还要给天下彰显,这是为了更多的给那些出身贫苦,没有家产的士子们机会??」

    「是要警告那些商贾们不许参与?」

    毛苌也坐不住了,「殿下,这次开考核,是召天下之士子,陛下已经取缔了对商贾们的限制,为何不招收他们的弟子呢?这不公啊!」

    刘安摇着头,「晁公是个能人,未必会如此肤浅,我想,他肯定还有更深的想法,只是我不能琢磨明白…不过,我这些兄弟们,都是可以信任的,他们不会说谎,晁公也不会说错。」

    「我明白了!!!」

    刘安猛地拍了一下大腿,叫道∶「晁公说了要抢劫最有钱的,这不是要淘汰所有商贾,跟权贵一样,是要淘汰掉那些大商贾啊,大商贾跟权贵一样,甚至更加恶劣,如今梁国的那些大商贾,就已经做出了诸多害民之举!」

    「这些人资助子弟进入县衙,只是为了给自己谋私,行事更加方便,阿父就曾多次说起,这些大商贾们心无家国,甚至在通商身毒的时候,想过要偷偷变卖禁止的军械和尚方设计图!「

    「晁公也是不愿意考核成为这些人谋私的场所啊!难怪会加一个最有钱的!「

    「不愧是晁公啊!!」

    刘安越说越激动,再一次将自己说服,他激动的看着身边的舍人们,「晁公担任我阿父的舍人,连我阿父都很欣赏他的才能,认为国内出策,没有能比得上他的,如今看来,此言不假!」

    」可惜啊,此人性格恶劣,否则,以后真的是我的贤相啊!」

    刘安迅速将淘汰权贵和大商贾,尽可能的偏向寻常百姓出身士子的方针写了出来,并且让毛苌在一旁进行详细的说明,分类出各种的情况,对大商贾家的子弟做出了很多的限制,例如他们要参与考核,就要拿出很多的钱财,这些钱财将用以启蒙之学等等…

    群贤们大喜过望,周升更是挑衅般的看向了冯唐,质问道:「如何啊?我们还是胡说八道吗?你可知道,我们为了传递这个消息,遭受了廷尉多少次毒打,无论他们怎么打,我们都没有交待自己的任务!」

    周左车也是擦着眼泪说道:「为了能进廷尉,我们甚至还背负了恶名,我们是那么的敬爱夏侯将军啊,我们甚至得罪了他!!」

    看着这群道貌岸然的东西们,冯唐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再理会。

    」养猪,抢劫,还有什么,继续说!继续说!夏侯赐,你来说!」

    「然后就是考核的制定了。「

    夏候赐很是自信,他不假思索的说道:「我们出来的时候,晁公说在拟定考核内容的时候,必须要给他们联姻,让他们成双成队,白头偕老,一起过日子…」

    冯唐猛地起身,「殿下!!!」

    刘安再次皱起了眉头,「这又是何意啊?莫不是要考他们的合作能力?让他们友好相处??不对,晁公肯定另有深意…」

    群贤们在刘安这里待到了晚上,有几个人是直接住在了这里,刘安也迅速完善自己的上书,经过了群贤们的带话,刘安的上书已经变得跟上次截然不同,完全不同,这东西,刘安看了都不相信是自己能写出来的。

    因为这实在太另类了,各种考核内容和考核方式,简直闻所未闻,听都没有听说过,这先进的都有些过了头,刘安越看越是满意,这大概就是自己不如晁错的地方了吧,这晁错,果真是厉害啊!

    自己想了那么多天,才想了那么一点点,晁错倒是好,他所提出的这些东西,当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没有人能媲美。

    他这样的贤才,自己的舍人是根本比不上的,为什么好的贤才都是阿父的呢?

    刘安怎么都不明白,只是,这东西应该是从陆贾这里通过了吧?

    刘安也不敢继续拖延,在拟定完善之后,他领着自己的舍人们,火急火燎的就来到了陆贾的府邸,准备将这些东西都教给陆贾来审核。

    剧孟跟在刘安的身后,低声说道∶「殿下,这次考核由我们来主持,这是增加我们声势的好机会,是绝对不能错过的,如今晁错在牢狱内,也没有人知道他给我们上奏的事情,不如直接就说这都是我们自己的想法…」

    刘安听闻,顿时皱紧了眉头。

    「胡闹!」

    」我身为大汉太子,岂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呢?为人君者,难道还能吞掉大臣们的功劳吗?这是君王可以做的事情吗?那是暴君都做不出来的!!」

    毛苌脸色大变,开始疯狂的咳嗽。

    他的意思很明确,殿下您说话可要小心点,某人听到了要出事的!

    刘安却不在乎,他大手一挥,说道∶「我就是要让天下人知道,我是个能用贤才的人,我也不会吞掉大臣的功劳,你们四处去说,就说非晁错之功,我是绝对无法办成这件事的!!」

    「以后,各地的大臣,都可以将好的想法告知我,若是错了,我不怪罪,若是对了,我一定奖赏!「

    「唯!!「

    当刘安将自己的新方案交给陆贾的时候,陆贾这位打过项羽,去过南越,干过匈奴,挑翻了西域的猛人,都有些懵了,他的神色愈发的复杂,开始揪着自己的胡须,越看表情越是严肃。

    刘安信心满满的坐在他的前方,等着他的评价。

    陆贾喃喃道:「殿下大才啊,这些考核的办法,臣是闻所未闻,当真是奇特的,不过,奇特定然是有奇效的…殿下大才,老臣佩服!」

    刘安有些惭愧的说道∶「其实这些都不是我的想法,这些是晁错从牢狱里派人给我送来的,我还是比不上晁公啊。」

    「啊???晁错的想法??不可能!!」

    陆贾一口否决,他坚定的摇着头,「这绝对不是晁错所想出来的,晁错的拟政,向来激进,而且行以正,而非奇,这不像是他所能拟定出来的。」

    「陆公啊,我并非欺骗,这的确都是晁错他自己所拟定出来的,这是我亲耳所听到的,或许他是在牢狱内有了不同的想法吧,晁错这些年里,进展也颇为大...「

    「可这转变也太大了吧…」

    陆贾迟疑了片刻,说道:「晁错这个人,是有大才的,可惜啊,若是他能改变,未必就不能达到膨侯,北平

    侯的地步,奈何,此人太急,倒是不适合殿下,只能为陛下所用。」

    「这样的人,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剑,用不好是要伤到自己的。」

    刘安严肃的说道;「请您放心吧,我自幼跟着阿父学习剑法,阿父的剑法,我即使学不到全部,也定然能学到六成!」

    陆贾笑了起来,这还是他头一次对刘安露出笑容,「殿下有志气!好,原先我不答应殿下,就是殿下的内容,大多都是参考了各类的古籍,看似完美,却很空洞,没有一个准确的理念。」

    「如今看来,殿下是找到了理念,所谓考核,其实就是为了选拔贤才,准确的来说,是选拔底层的贤才,打破权贵的垄断,是为了兴国,殿下如今看透了,做出了很多的应对,这就足够了,老臣同意了,殿下可以去执行!!」

    刘安大惊,急忙询问道:「既然您早就发现了我的不足,为什么不告知我呢?」

    陆贾苦笑着,「臣老矣,如今尚且还能提醒殿下,若是将来臣等不在了,又该谁来提醒呢?有些事,本来还是该殿下自己去想的,奈何啊,晁错这厮…不过,晁错尚且年轻,他还能提醒殿下很久,不过,殿下还是要学会自己来分析啊…」

    刘安非常诚恳的起身,朝着陆贾再次行礼。

    「先前多有得罪之处,请您不要见怪。」

    「无碍,殿下速速去办事吧!」

    刘安得到了陆贾的许可,即刻就开始行动,最先,他就是要通过陆贾这里,在报纸上将考核的事情发行出来,如今的报纸还是很忙碌的,都在报道陇西巨寇的事情。

    刘长在做出处置之后,因为遭受了太多大臣的反对,因此要求奉常府将这次的事情发行在报纸上,让天下人都看到,尤其是要说明郭解几次躲过刑法,在各地残害百姓的事情。

    果然,在消息传到各地之后,大臣们就不敢那么反对处置许负了。

    在得知郭解的罪行之后,各地的百姓们都是对他们一家的处置结果非常满意,这样的恶人,死不足惜啊,包庇他的人,罪行就更大了,数百条人命,有他们的一份!!

    百姓们不只是要求处置他的宗族,还希望能将那些跟他们勾结的官员们一同处置掉。

    在天下人都开始声讨郭解的时候,大臣们就变得谨慎了起来,他们都不想让自己的名声有污点,尤其是在太学生们都开始要求处置的时候,若是他们开口了,容易被太学的那些疯子给针对上。

    刘安发动了自己全部的舍人和群贤,开始操办这件事,考核的事情迅速传开,各地的士子们开始起身,前往长安,刘安也变得繁忙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廷尉也终于查出了治理河水时的问题,晁错确实有过度执政的行为,他上报的人数和迁徙人数不符合,这是重罪,但是,他也没有造成什么伤亡,这厮居然自掏腰包,进行补贴,为了成事,他也是拼了。

    在各方面的调查之后,廷尉对晁错做出了判决,罚二十甲,降一爵。

    晁错对这样的惩罚倒是浑不在意,当张释之来放走他的时候,他满脸的得意,「呵,我早就说了,你会将我放出来的,如何?」

    「我即使在牢狱内,考核的事情,也依旧是按着我的吩咐来操办的!」

    张释之点着头,「你的想法不错,我也从报纸上看到了,不过,你为什么要让贤才们去养猪呢?」

    「啊??谁让他们去养猪了??」

    「额…不是说你派人告知太子,说让贤才们去养猪吗?」

    「我说的是杨朱啊!!杨朱学派!!道家的杨朱学派!!」

    「那抢劫财物??」

    「什么抢劫财物!!我说的是强才啊!!若是有

    某方面有突出才能的,可以直接采用,是强才啊!!」

    「这么说成双入队,自己做饭,披坚执锐,去野外狩猎野猪什么的,都跟你说的不同??」

    晁错目瞪口呆,凌乱了许久,这都是什么东西???

    最后,他呆滞的看向张释之,喃喃道∶

    「我想过了,我罪大恶极,实在不能被放出来…我还是回牢狱吧。」

    ps∶前天到了天津,昨天成功住院,今天终于可以码字了…让大家久等了,主要是从我们那里来天津就医不太容易,这几天忙成了狗,奉义昨晚更是在儿童医院陪我到了半夜四点…实在对不起各位读者,唉,我会努力更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