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文学

首页 深空彼岸
字:
关灯 护眼
211文学 > 深空彼岸 > 新篇 第567章 至高打工虫

    “你这种提议,太无礼了!”两虫当场就翻脸了。

    王煊也没客气,直接就出手教育。

    瞬间,它们就被弹脑哺,这让两虫有点崩溃,至高圣虫怎么能一而再地经历这种不体面的事件?

    不止如此,王煊将它们拘禁过来,想要直接碾死!

    既然谈不拢,那没什么可说的,杀掉就是了,这种居心叵测的危险生物还留着它过年啊?

    “有话好说!”因果蚕喊道。它意识到,这位站在6破领域的年轻人,确实不在意它们的生死,他自身破限足够恐怖,没觉得终极5破圣物珍贵。

    一时间,它们有无尽感触,都有点怀疑人生了5破领域罕有对手的它们,竟不被人重视了。

    “大世沉浮,变化太快,我等…”命运蝉倏地住嘴,它不可能泄露天机。

    旁边,晨暮早就如同化石般,眼睛发直,看到两只圣虫被教育,又看到高高在上的它们妥协。

    两只圣虫自然要讲条件,进行反抗,不答应为王煊而战,如果有选择,谁愿意成为“打工虫”?

    尤其是,它们是至高的因果蚕和命运蝉。

    首发网址https://

    纵然是17纪前,旧圣时期,诸多经文流传世间,无比灿烂的年代,《因果蚕经》、和《命运蝉经》也负有至高盛名。

    “这样吧,我们也不想着和你共生了,我们传你两部至高秘典,你放任我们远行,如何?”

    它们宁愿寄生在混元神泥内,就此远去,也不想成为孔煊的打工虫,它们实在丢不起那个人。

    它们不管不顾直接开始传经,各自都溢出道则碎片,那是经文的印记,想要送给王煊,换取自由。

    “你们当我是晨暮吗,想藉此寄生在我真身中?其实这对我而言,根本没什么效果。”王煊冷淡地说道。

    然后,他一巴掌就拍过去了,这次带动起部分“逝”字诀的力量,震得两只圣虫嘴里咳出虫血。

    早先,他曾观察到,两只圣虫将《因果蚕经》和《命运蝉经》从晨暮的体内剥夺而去,什么都没有留下。

    “你误会了,这次是真送经。”“你们的话,我不相信。其实我直接吸收经文印记也没问题,但是却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去炼化,解决隐患。而且,这会让你们误判,认为有机可乘。与其如此,今天,我不想浪费时间,现在还不是研究经文的时刻。”王煊说道。

    什么都被他说了,两只圣虫都不愿多言了,就这么看着他,到底要怎样?

    “你们留下来,追随在我身边,对你们不是更有好处吗?有机会见证6破领域。”王煊为它们勾勒美好前景。

    两只圣虫不语,不共生,不融合的话,它们根本就没机会体会那种境界,跟在他身边能有什么用?

    王煊又道:“此外,这片迷雾可以隔绝外界的大因果,确保你们的安全。不然的话,混元神泥背后的因果线,你们也看到了,有人在借尸还魂,而且极强,总有一天它会回来。到时候你们跑得了吗?毕竟,你们现在处在成长期,还需要庇护。”

    关于这件事,它们确实忌惮,虽然成长上限极高,但是,未臻至真圣领域前,会相当的危险。

    “你对我们充满戒心,其实不必如此。”因果蚕开口。

    王煊道:“因为,你们有自主意识,十分特殊,而且,你们究竟来自哪里是不是超凡中心的生物都很难说。”

    今日之经历,让他戒备起来,面对其他元神生物都要慎重一些了。

    王煊一招手草藤、沙漏等,都浮现了出来,最为关键的,还看有那张6破级的阵图。

    6件圣物?晨暮瞠目结舌!

    他拥有两件元神圣物,就已经轰动十方,而眼前这个后世的年轻人直接亮出一组,真是个……怪物!

    因果蚕和命运蝉,不止是在看那张给它们留下深刻印象的阵图,似有所猜测与怀疑,也在看沙漏,更在看那一组发光的字符纹理。

    即便它们掩饰,面色平静,但是王煊凭着6破的感知,还是觉察到,它们思绪中有波澜。

    “你们两个认识它们当中的某几固?让你们都有了心绪波澜,看来,它们的根脚同样不简单啊。”王煊点头说道。

    “不认识。”命运蝉摇头否认。因果蚕道:“其实,我们也可以成为你的圣物,我们两个具备压迫性的战力,而且,有自主意识,可以为你做得更多。”

    “这么说,我们的这些圣物目前确实可信,还没有自我意识?”王煊琢磨,接着又道:“检验下你们的实力。”

    他祭出阵图,压制两只圣虫,这次他积极探索,解析阵图6破领域的威能。

    —瞬间,两只圣虫就怪叫了起来,真挡不住。

    “它是跟着你进化了,被你……带进6破领域中?”

    “还是说,这本就是一张6破阵图?!”

    两只圣虫声音都发颤了。

    “恩,看来,你们的世界很大啊,你们对它也不是很了解。”王煊思忖。

    “如果,你能答应我们一些条件,比如共生,或者有朝—曰给我们展示6破领域的秘密,我们可以帮你,彻底让你得到这张6破阵图,而不会承担大因果,此图不会有意识觉醒,让你截胡。”因果蚕开口。

    简单的一段话,让王煊都大吃了一惊,这里面蕴藏着的信息十分惊人。

    不管真假,这两只圣虫因此而留住了性命,王煊决定,暂时不杀了,或许可以挖掘出难以想象的“神秘底蕴”,应该有大用。

    “嗯,你们在证明自己的价值吗?那就先留下吧。”王煊点头。

    两只圣虫顿时发毛,刚才都要被抹杀了?竟已经在生死边缘上走了一遭?!

    “不过,在此之前,你们得本分一些,居住在混元神泥中,必须得为我而战。不然没什么可说的,不需要往下谈了,直接杀掉就是。”王煊很强势,不给它们讨价还价的余地。

    同时,他警告,不要闹幺蛾子,它们承受不起那种代价。

    为了震慑,也为了让它们清楚彼此的实力,他的6波无科全体田公—神附是如同和晨暮对决时,只有部分元神附体混元神泥。

    现在,他再次进入那团血泥中,很直接,很大胆,给两只圣虫机会,不信尽可以试试看,在这里对他出手。

    “我的真身就在混元神泥的对面,你们要不要尝试去占据?”

    因果蚕和命运蝉短暂沉默,但是,最终都放弃了,它们摇头,在这个6破青年面前,根本没机会。

    “时间不短了,我们该出去了,不然,会引人多想,先解决眼前的问题。”王煊开口。

    最后,他提着晨暮,裹带着两只圣虫,走出迷雾。

    “晨暮,我送你上路吧。”王煊拳印发光,此时,他已经再次面对四教28部众,来到了外界。

    至于他的真身,依旧高悬迷雾中,俯视着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