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文学

首页 明克街13号
字:
关灯 护眼
211文学 > 明克街13号 > 第六百九十八章 乌鸦

    ”他们现在是出了不来署了,但如果他们现在能出了来罢,我发誓,我—定会把他们全都找开净,身上涂抹均匀海盐,然后将他们一个个头朝下屁股朝上塞进酱缸里“

    伯恩骂完最后一句后就离开了,带着愤怒和无奈。

    卡伦能体会到首席主教的心情,作为约克城大型区最高郡负责人,他在自己没有“直接参与的前提下,却要不得“不接下这,一口破酱缸。

    眼下污染已经爆发了,而且是级别非常高郡的神性污染,等于是在自己负责的地盘上,多重出了一个不可控的污染源。

    你必须持续花费人力物力对这类里进行监控和封印,应对由污染源带来零的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特殊异遒的诞生、人类和神

    官污染的出现、各种离奇诡异的事件.等等……

    说∶不定以后秩序之鞭小队接任务时,碰到地洞附近的任务,心里都?得“掂量—下,如果奖励不够高“,大.家就都遵不想去。这就像是一个市长期,在自己的辖区内,出“现了一个拥有“完整产业链的造毒窝点,由此引发的一条列问题,这里的治安能好她才多真是见了鬼。

    最重要的是……谁”也无法确定,眼前的污染程度就是最高置吸别,甚至大“概率下,它的污染层级还会继续提升,因为里面有意数量不少的精英神官。

    他们现在是在自残,是在死亡,但很可能并不是结束,经历了第一阶段纯粹最直接污染后,天知道他们最后会演变成什么东西。同时,里面还有“各种高粱品质圣器,光神器就足足有“三件燃,长“时间浸泡在污染源里,它们肯定会发生特殊的异变。可以说,如果处理不及时,更大∶规模的扩散,几乎是无法避免。

    它会给予你无限可能,带给你超乎想象的“惊喜”,但这∶”一切的发展,都禁肯定是负面的。

    普洱还是人时喜欢组成的探险队,去各种危险秘境里探寻,不过,应该没谁。想要把秘境搬到自己家门口,开门就是刺激。

    卡伦叹了口气,原地坐了下来是。

    右手撑着额头,左手抓着自己胸口。

    在外人看“来”,这是执法部部长”为眼前的局面感到揪心。

    但站在旁边的阿尔弗雷德清楚,这是是自家少爷的话制不住地发作。

    值得“庆幸的是,德隆主教带人布置的封印算是隔绝了地洞和外界的连系,卡伦体内的概念疼痛失去了“勾动“,逐渐平复下来的新疆上的爆发。

    卡伦也真不想在这里个紧急局面下,先用【战争之镰】给自己来第—刀,然后坐在轮椅上指挥复杂收尾事宜。“少爷,需要现在去通知加斯波尔区长“么”

    ……卡伦抬起手“不,不要派人去通知她,等她自己来“问。”“是,属下明白了。

    这署件道棘手到不能再棘手的恶性事件”已经发生了,加斯波尔既然还没正式上任,自然就能避开这∶个脏盘子;

    当然,如果她想要出随再来喜负责这样做事,那也是她自己的决定,是她愿意承担责任和解决问题,而如果卡伦这#边派人去通知和请她,就等于是催促着想着甩锅了。

    “你去布置安排—下保密条令,驻军那边、大区管理处那边也—并安排到位,另外,从这里抽调出了人手,去结界外围进行封控,不允许外人,最重要的是,不允许外教人员渗透进来零查看;这里里的情况,遇到行为异常的可疑人员,可就地格杀。

    “可是从这器里抽调人手

    “没什么不可以的。”卡伦扫了一眼那边的驻军,“这里里只需要德隆主教的阵法部门负责就可以了,布置再多少的人手,一旦阵法破裂,你以为他们能挡得。住么”“是,属下明白了。”

    阿尔弗雷德刚转身准备去完成吩咐,卡伦又叫住了他∶“阿尔弗雷德……”“是,我在。”

    “这就是神的力量么?““少爷,这”个问题,属下无法回答您。”卡伦点了点头“你去忙吧。”

    是,少爷。”卡伦招了招手,维克走了过来毁.

    ”传令下去,除去被调派出酒去的人手外,留在这里里的人,准备扎营,记住,做鲁好露营地长“明规划,这辈个营地在未来署,应该会被使用很久。“是,部长,”

    下达完这“两个命令后,卡伦站起身,主动走到前方德隆主教身边。卡伦部长期。

    “德隆主教。”

    “请你放心,里面的东西,暂时不会波及到外面来显。“

    “暂时“

    ”是的,暂时。”德隆舔了舔有“些泛白2的嘴唇,“我们所布置的是静态的封印阵法,但我们所面对的,却不是一个静态的问题。”

    德隆对卡伦说那出了自己的判断,和卡伦所想的一些致。“卡伦部长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么”“我知道,等回去后可以详细告诉你。”

    “哦,好,”德隆老爷子有“些受宠若惊,原本他所期待的回答应该是“涉及机密不能告知“,果然,自己外孙没把自己当外人啊。

    这种感觉,真好.

    卡伦继续问道∶“我觉得”接下来鲁可能要布置长”久的封印阵法,靠我们大“区的力量能办得”到么?”

    “办倒是能办得”到,大酒区的各项物资也不缺,但阵法相关部门不可能把所有“人手都遵用在这里一个重事上,虽然它很重要。“所以,还是得”等待上面调遣人员来“支援?“

    “是的,没错,应该有“更高紧级别的相关大“人来鲁组成专门的解决事件缴团队过来~指导工作。““嗯。”

    “里面,有意一些特殊的气息波动,最强劲的有“三道刚刚秩序工题座给予了我反馈,这里个东西,可不可以现在就告诉我,因为我需要对现阶段的封印做出一些改动。

    是神器,三件“神器。迷情之神的棋盘,还有“两本原理神教分支神的笔记本。”“原理分支神的笔记本?“德隆瞪大器了眼睛,“卡伦……这里一份次,他没有那加上职位。简论括“大型人?

    “必须要把神器取出嗜来鲁。”德隆很是笃定地说署道,“必须要派人进去,把这里三件墅…不,是至少得“把那两本笔记本取出“来墨,否则我们就算是想要通过永久性封印来享将这星到闭也是绝无可能,因为那两本笔记本只要处于运转之中,它们就会分析和破解外围的封印。”“派人进去“

    卡伦目光看“向前方的惨景,天知道地洞深处的实验室,又到底是怎样一种更为夸张的画面。

    神性污染源、三件遵神器以及—系列其他圣器和—众被污染过的两教精英神官这世上绝大“部分的危险探险秘境都遵没这里么高的配置吧

    这进去后,真的能活着出的来!

    就算活着出“来”了,那这里条命,还能剩下多重少是自己的?

    —旦感染上污染,余生只会比帕瓦罗家两个女孩最严重时都要凄惨无数倍啊。

    “必须要这样做的。”德隆说道,“否则这里永远无法平息,封印得越久,里面的污染积攒也就越多害,万—哪天破口出现,那不是约克城的事了,是整个维恩,不,是包括维恩的周边海域,都是被笼罩进污染之中。”“这”不是我能安排的,还是等上面来墨人吧。”卡伦只能这“样说*。“卡伦,你不准去。”“嗯”“你千万不能去。”

    大#人,您为什么会觉得我会主动进去?”是我过去的经历,给予了外公你什么误解么?

    “我不知道,但我希望你不要去,我的女儿,就是因为被污染死去的。”

    卡伦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心里则在思索着,自己的母亲和父亲,当初也是遭受这,种程度的污染才导致连狄斯都没有“办法治愈的么

    德隆则又一次∶用警告的目光扫过卡伦,虽然没能得到卡伦的回应。但德隆很清楚,自己的妻子,是绝对不允许卡伦这∶么做∶

    这“时候,封印内部,那群被污染的秩序神官已经不再自残了,全部保持着跪姿自他们身上,不断有“黑雾弥漫出了来“,却不会消散,而是重新又进入体内,形成了一种闭环。

    这意味着他们并未“结束”,更像是被“腌制”了起来墨,谁”也不知道现在靠近他们时,会触发他们怎样的反应。德隆老爷子发出了一一声感慨,这里是一一句维恩本地的俚语,它没有严专指的意思,但放在现在这里个情境下,差不多“就是∶“唉,造孽。’

    下午时,运送给养的队伍来累了。大家家进食的进食,该休整的休整,最辛苦的还是阵法师们,他们不能离开第一线,得”时刻保持专注。

    水缴泥和砖头等建筑材料也被运了进来影,神官们穿着神袍,撸起袖子,开始修筑建筑,另一一边,临时帐篷也搭建了起来署,总之,两不耽误。

    加斯波尔来贯了,她自己要求过来毁然后卡伦让阿尔弗雷德去接的她。

    到达现场后,她先听取了卡伦的汇报,然后点头示意卡伦的安排很好堡,自己也没下达新的指令,而是和卡伦坐在一起,二人面前用石头垒着一个小堆,里面放着一颗火属性低品灵石,上面放着一个小锅,正煮着咖啡。

    “真让人头疼。”加斯波尔用手敲着自己的脑袋,“他们怎么敢在人口稠密的传统传教区做意这…么危险的实验。”

    卡伦—边倒咖啡—边回答道∶“我觉得“应该是如果不在人口稠密社会发展层次要比较高”的地方,他们这∶个实验就做不起来做。

    加斯波尔抿了一般口咖啡∶463“那为什么不选择在丁格大型区?

    卡伦笑了,这署位从丁格大墅区赴任而来墨的区长,至少在工作职责和态度上,真的是没得“说圈。“因为啊,我们这里是约克城大盟区。’

    “下次之再遇到这”样的事,我会阻止。”加斯波尔说雷得”很平静,“你应该早就知道这!项实验了吧?”“首席也知道,所以您是怪我们没有“阻止”

    我希望你以后如果坐上区长”的位置,就应该出随面阻止,现在你还不是区长期,所以我对你的沉默选择,没有∶异议。卡伦——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加斯波尔叹了口气“是的,昨天在车上时,你对我说贾起这个做事,我对你说”既然是更高贵级别部门的事,我们就不便插手,但事件”的性质不一样。唉……

    下次意如果有“同等性质的事,也能预知到可能会导致的严重后果;你可以相信我,也请你告诉我,我会做出自己的决断。““好的。”

    卡伦觉得。,加斯波尔说!的,并不是单纯的漂亮话。“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善后了。”

    就在这里时,维克走了过来影,禀报道“区长”、部长”,首席传来复讯息,事件管处理团的人已经到达教务大楼置了,首席请部长”您前去参加事件处理会议。’加斯波尔站起身,说道“我也去。”

    这个时候,再去纠结是否正式上任,已经没意义了。

    维克开车载着卡伦和加斯波尔前往教务大楼广,卡伦看“见了三只乌鸦飞到了车窗边,降下车窗后,三只乌鸦分别飞到车内三个人面前。

    这器不是私人专门给自己飞的乌鸦,从术法纸张上的水缴印来霎看“,应该是来署自于首席主教办公室的“群发”。一般来赏说,首席主教想要发布一般条消息或者通知,并不需要这里么麻烦。卡伦打开了纸,里面传来了伯恩的声音

    【“我是约克城大2区首席主教伯恩∶大.区现在正面临着——场危机,现在管理处需要临时招募——批志愿者前去解决,另外,志愿者的生还率在我这里几乎为零。所以,请愿意牺牲自己生命去维护维恩秩序的人,向我这里报名。”】三个人收到的乌鸦讯息是一样的。维克发出了一声感慨“还真是真白。”

    加斯波尔说署道∶“因为无论谁”去那个地方都要会很清楚,进去后基本就不可能活着出了来署,也就没有意欺骗的必要了。卡伦则感慨道∶“看”夹零首席已经和上面来看的专家组探讨过了,清楚现在的情况到底有意多慢急,这种志愿者招募,应

    该也是专家组的提议。”

    ”是的,应该是这样,会有影专门的人带队,但肯定需要一些助手去辅助,而说∶“些辅助,就是注定会被牺牲的一副部分人。车内的氛围有“些压抑,好典在,教务大器楼主到了。

    卡伦和加斯波尔—下车,就被等候在这里的首席办公室事务官带领着进入电梯上楼,等走进会议室后,发现里面已经坐满了人。

    加斯波尔坐到伯恩身侧的位置,卡伦则没有“其他位置了,因为圆桌上除了首席和区长“外,其余人都遵是上面刚到的专家,也有“穿着原理神袍的人,卡伦也就在后面拉了一张椅子坐下。

    组织会议的是一个白“发老者,他吩咐一个人对加斯波尔和卡伦讲述刚刚讨论的东西,同时示意会议继续召开。短时间内彻底解决这∶一污染源看“起来复是不可能的了,就是不知道是难度太高靠代价太大还是不舍得“就这∶么抹去。所以会议的议题就是,如何稳定地封印好桉这一一污染源。

    和自己外公所说黑一副致的是,要先取出”里面的三件道神器。说贾到底,还是得“派志愿者、敢死队不,是赴死队更合适。

    所以余下过程中,就是探讨如何让这!支队伍可以成功进入拿出,神器,如何做出好量保障工作。

    目前来鲁看“你,得”出了的结论是,四名“专家”当领队,秩序和原理各2人,他们是负责核心工作的,另外还需要一一支规模在20人左的辅助队伍。

    这“种感觉,像是请20个保镖护送专家组穿越危险区。

    等会议进入细分话题讨论后,卡伦就开始逐渐放空自我,因为接下来署的内容不用自己再去认真听了。

    有意些后知后觉,他也体会到了伯恩先前在现场时的愤怒,因为在座的专家们,有“不少先前就清楚这副项实验,不,他们中,有“不少就是实验的组织者之一起,只不过他们不用去现场。会议过程中,又有“三批人员进入,他们也是刚赶到的专家大“人。

    卡伦看。见了一条人,这里个熟人进来墨后有。一位原本坐在圆桌上的大“人起身想要让座,他却没坐到那里,而是特意来尊到卡伦身侧,一只手拍着卡伦的肩膀坐了下来觉。“你小子,我们又见面了。”

    现在不方便起身行礼,卡伦坐在椅子上向对方弯腰“老师好的。他正是曾经在丁格大“区短暂教授过自己阵法心得”的皮洛。“皮洛大罢人,您请坐到这里来“讨论。“有“人邀请他。

    “你们谈你们的,我待会儿直接带阵法相关人员去和这“里分管阵法的主教对接就好“说明着,皮洛还忍不住埋怨道,“你们搞出”来“的这”个破事!”

    很多“人都面露尴尬。

    在场的人都很清楚,这“起事件“被料理结束

    之后,在座的不少人都摆会被追责,他们之所以还要继续坐在这里里完成善后工作,也是因为一是旦后续处理不好宽害没能控制住,那等待他们的惩罚将更加可怕。“待会儿开完会了,找个地方喝茶?这个…”

    “不用担心,具体方桉还没确定好呢,方桉确定好2了还得”挑人手,再等准备,还要组织培训,至少要个两天甚至三天。””好的,老师。”“嗯。”

    皮洛不再叙旧,身子后靠,闭着眼,像是打盹儿又像是在专心听着会议讨论。

    整场会议一直持续到了深夜才结束。

    散会时,卡伦对皮洛问道“老师,您现在是否需要休息”

    “不休息,虽然时间还算充裕,但用来霎睡觉心里还真有。些过意不去,这样吧,你去帮我通知一下这里个大“区分管阵法的主教…

    这”个大“区的这”位主教不是兼职吧”

    兼职的意思就是,本身不是阵法专业出酸身却分管阵法部门工作,这”种“外行领导内行”的情况,在哪里都不会很罕见。“德隆主教是我们约克城大“区阵法第一人。“他人现在在哪里”“在前线看“守。”

    “那你帮我通知——下他,如果情况允许的话,他先过来署我要和他以及其他几位下来鲁的阵法师开个小会。”我妹“好的,等他来了,我亲自领着他去见您。”

    “嘿嘿。“皮洛笑了,“我就喜欢你这“种求知求学“的态度。“

    皮洛误会了,卡伦只是陪自己外公开会,他却以为卡伦是不想放弃这“场阵法大“师高靠端会议。“那我先离开一会儿,老师。““嗯,好舞,我今晚不会睡觉的。””好的,老师。”

    卡伦起身离开座位,先对站在门口的维克进行了转告,维克马上去通知德隆主教。“喂,卡伦。”伯恩的声音传来。

    卡伦主动走了过去,和伯恩首席主教——起坐进了电梯。

    电梯门刚——关闭,伯恩就骂道∶“第——批来“的专家,全他妈的是罪人。

    “所以他们来“得?最快是么”卡伦问道。“是的,因为他们一直关注着实验的进程。”

    卡伦说冒道“达文思那帮人,应该会借助这里什么事去掀起——些波澜。”

    “他们当然会这署么做鲁,身为秩序信徒却妄图“造神”,呵呵。但不是我为刚才整会议厅里第一般来署的那帮家伙说翟话,他们“造神’也不是想要造出,一尊神祇摆放上祭台去跪拜,而是想要掌握神祇的力量。换个角度来霎说圈,把神祇当作工具来墨研发,其实也不算是违反秩序教义,对吧?”电梯开始上行。

    伯恩说署道∶“现在就只能祈祷第一份次意进入取出了神器的任务可以成功完成了,如果失败了,呵呵……那以后我可以开探险班,收取探险费。”天帝论拉。

    “人员安排确定了么““专家组那边出”专家呗,四个。”“意思是,辅助队伍得。我们全出”?”“是的。”

    “人手该怎么确定呢”卡伦问道。

    “你没收到我给你的乌鸦么?我群发的人里,应该是包括你的,事实上,我自己也飞来署了一只,呵呵“您还能笑得。出”来的。”

    “为什么笑不出了来鲁?”伯恩愣了一番下,随即像是明白“了什么,“卡伦,我相信、我也知道,你是一个虔诚的秩序信徒,但你更要相信,这个世上,像你一样甚至比你更虔诚的秩序信徒,还有“很多重很多重。”“这一个我当然相信。”

    “当然相信”

    电梯门打开,伯恩领着卡伦走向他的首席主教办公室,他伸手抓住了门把手,说道∶

    ”很多“信徒很多害神官,平时都遵在自己的岗位上做?着自己的事,他们会偷懒,他们会谨慎,他们会走关系,他们会奉承他们会贪污,甚至,偶尔还会触犯《秩序条例》,但我们秩序神教能在——千年前赢下和光明神教的对抗,成为现如今的第一神教,是有原因的。”

    伯恩用另一只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卡伦∶“我和你,很容易会感到孤独,我以前身处于黑暗时,这∶种感觉就格外强烈,但我一般直坚信着一歇件20事,那件塑事,一直给予我动力与希望,想知道是什么吗?卡伦点了点头“想。”

    “我下去开会时,特意把办公室窗户打开了,那我们就看“看看,在我那条当志愿者几乎必死的消息群发出”去后,我们能收到本大#区多重少神官的主动报名吧。”“吱呀……”

    伯恩将办公室大∶门打开,里面,群鸦乱舞。